企业应对远期售汇新规现分歧 人民币维稳“底牌”充足

2018-08-09 07:18:12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者:rockthel…作者:小宝

  人民银行调高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后,人民币近期的急跌态势得以缓和。远期购汇成本的上升,开始让市场参与者出现分化,有望为汇率市场创造一个更均衡稳定的环境。

  该政策正式实施后的第3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第2日调升。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日收盘价为6.8316,相较政策发布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最低值6.8965,上涨了逾600个基点。

  业内人士认为,人民银行借此向市场传递出稳汇率的信号。这种信号的释放,相较于政策本身,对市场的影响更大、覆盖面更广。

  远期购汇成本抬升企业应对态度分化

  提升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本质上是一种价格手段,即通过影响汇率远期价格,调节远期购汇行为。

  某银行国际业务部门人士解释称,准备金率升至20%后,假设某银行要做1000万美元的远期售汇业务,需要计提200万美元的外汇风险准备金,这笔资金将以零利息在人民银行存放一年。此种情况下,银行会把损失的利息,转嫁为做远期售汇业务的成本,最终将由与银行签订远期合约的客户承担,客户锁定远期汇率的积极性也就会因此下降。据测算,一年期远期购汇的成本加点约为400点至500点。

  某农产品进口公司总经理表示,进口商在采购货物计算成本时,考虑到可能出现的汇率风险,操作将更谨慎。比如,一些原本打算进行远期购汇的企业,考虑到以此种方式套保的成本增加,在订货时可能变为结合持有的美元头寸,买卖看涨或看跌期权来规避风险。

  当然,即使要承担更高的成本,一些进口型贸易企业也不打算调整远期购汇计划。“对于有实际进口需求的企业来说,锁定汇率仍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避险方式。”江苏苏美达集团有限公司资金经理郑云鹏说。

  “如果企业坚持认为,人民币未来的贬值幅度会超过目前的远期购汇的价格加上额外增加的成本,那么,它们也可能会继续进行远期购汇业务。但是,如果它们判断失误,就有可能蒙受更大损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

  虽然本次政策调整直接作用于外汇远期市场,但其影响也可能传导至即期市场,抑制人民币贬值预期。因为银行在与企业签订远期售汇合约后,为了避免人民币继续下跌带来的亏损,会在即期市场购入美元以对冲风险,使人民币即期汇率承压。

  政策“底牌”充足人民币汇率将企稳

  尽管调整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并不直接影响即期人民币汇率的涨跌,但此举凸显出人民银行维稳人民币汇率的意图。业内人士认为,人民银行的政策“底牌”充足,人民币贬值空间有限。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人民银行这一举措真正的效应,在于明确告诉市场并不希望看到目前这种快速贬值态势。

  “对市场来说,提高准备金率是增加了成本,但市场内做这种投机的机构不会很多,本身是比较局部的影响。而通过这一举措反映出的人民银行的态度,对整个市场、整个社会都是一个比较强烈的信号,而不仅是针对正在进行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机构。”连平说。

  公布上调准备金率的同时,人民银行透露,未来将根据形势发展需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节,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中信建投宏观研究团队认为,人民银行目前工具储备充足,对于中间价的形成,可以调整逆周期因子参数。此前,逆周期因子于今年年初被设置为零。对于离岸市场,可以重新要求境外人民币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缴纳存款准备金。此外,也可以通过与银行进行美元远期或掉期交易,在不消耗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向市场提供美元流动性。

  其中,逆周期因子是市场关注的重点。连平表示,逆周期因子参数调整与否,取决于市场行情况,要看目前使用的、相对间接的价格型调节效果如何。

  针对下一阶段的汇率走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当前市场与人民银行对于人民币运行的新区间认识趋近,单向的贬值预期并未占据主导。经过7月的贬值,当前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已经处在均衡汇率甚至略有低估。在这种情况下,人民银行因势利导的预期管理将有能力,也有条件稳定短期的市场情绪波动。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