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汽车年报爆雷 6万多股东欲哭无泪

2020-06-23 19:38:42来源:东方财富作者:小思

  10万块开保时捷同款!曾凭借“山寨”名车成名的众泰汽车,在网友中曾有人送外号“保时泰”。然而,随着公司2019年年报爆出惊天巨雷,亏损百亿达市值3倍,接近退市边缘……公司以往的这些“名台词”,或将成为历史。

  众泰汽车迟来年报爆雷

  巨亏112亿达市值3倍

  在因“疫情影响”延迟近两个月后,众泰汽车终于在6月22日晚公布了2019年年报。

  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全年净利润亏损111.9亿元,同比下降1498.98%,去年同期盈利约8亿元。

  原因方面,众泰汽车解释称,一方面是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公司流动资金短缺等因素导致公司整车汽车销量大幅下降,未达预期。另一方面,则是受到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及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的影响。

  那么,巨亏112亿元是个什么概念?

  要知道公司6月22日停牌前,每股股价仅剩1.78元,市值仅36亿元。换算下来,一年亏掉公司市值的3倍。

  这比公司早前业绩预告中的巨亏还要多出不少。

  在最早的业绩预告中,众泰汽车的归母净利润区间为“-60亿元至-90亿元”,6月18日,却又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该数据修正为“-108亿元至-115亿元”,亏损额一下暴增数十亿。

  彼时公司表示,由于会计人员疏忽,未将内部交易抵消干净,造成2019年一、二、三季度都出现了收入和成本同时虚增的情况。

  更夸张的是,即便财报数据已如此难看,其最终的“靠谱”程度依然存疑。

  在2019年年报开头,公司董事娄国海便表示,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因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铁牛集团有限公司对公司的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公司面临众多诉讼及担保事项,且无法确认2019年度公司的销售收入、利润总额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等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同时,还有两名独立董事分别因“身体原因”“工作原因”表示无法出席审议本次年报的董事会会议。

  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也为公司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表示公司内控环境存在重大缺陷、内控监督缺失。众泰汽车经营困难,资金缺乏,生产经营停滞;与部分供应商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全年支付货款金额超全年订单总量;重大资产购买缺少调查和可行性研究;对外担保未履行审议与披露程序;职工的薪酬和社保费用未按时发放和缴纳,员工大量离职或不在岗,关键内控职能缺位,组织机构不能正常运行,内控环境存在重大缺陷、内部监督缺失。

  如此诡异的状况,如今也令公司逼近退市边缘。

  据众泰汽车公告,由于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 13.2.1条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于6月23日停牌一天,并于2020年6月24日(星期三)开市起复牌,并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众泰汽车”变更为“*ST众泰”,交易日涨跌幅被限制在5%以内。

  对此,众泰汽车列出了七大措施表示要“争取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的意见及具体措施”,可看看公司眼下的种种状况,想成功“自救”或许并不容易。

  公司内外麻烦缠身

  6万多股东欲哭无泪

  “董事长被限制消费”“高管接连离职”“对员工欠薪/放假一年/鼓励离职”“相关公司陷入连环债”……除巨亏外,众泰汽车近期遇上的麻烦也不可谓不多。

  其他先不提,单论公司董事长金浙勇,如今便已是麻烦缠身。

  企查查数据显示,其名下有多达38条的被限制高消费信息,最近的一条在6月17日;有4条股权冻结信息,股权数额合计近2亿元;还有一条与浙江卓诚兆业、铁牛集团、众泰控股等被执行人一起,合计金额超10亿元的被法院强制执行信息。

  董事长日子不好过,公司高管也是接连离职:3月17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邓晓明已经辞去公司副总裁职位。辞职后,邓晓明将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3月8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陈静因个人原因已经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

  众泰汽车的员工则显得更加艰难,今年以来,众泰汽车多次被曝欠薪。

  此外有媒体报道,众泰汽车湖南基地发布通知称,基地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从2020年7月1日延至2021年6月30日;并鼓励员工主动离职,给予一定的鼓励资金补贴;期满后所有在职员工全体迁往湘潭通瑞公司工作,不能前往按旷工处理,旷工满三天按自动离职处理,聘用合同自动解除。

  不止公司内部,众泰汽车还由于业绩大幅亏损、长年拖欠贷款等,导致公司多家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陷入“连环债”:

  2019年8月,比克电池正式向众泰汽车提起诉讼,诉讼标的高达6.21亿元;9月,比克电池对其再次发起诉讼并要求冻结其超4000万元资产。

  2020年4月,容百科技、杭可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在4月10日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对公司采取1年内不接受发行人公开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的“罚单”,因两家企业同比克电池旗下比克动力的交易存在极大风险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年报中提到的铁牛集团业绩补偿,算是公司的“救命稻草”之一。资料显示,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7.8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8.78%,是后者的最大股东。

  2016年,众泰汽车借壳金马股份完成重组上市后,与交易方铁牛集团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由于永康众泰2018年业绩未能达到协议规定标准,众泰汽车在去年8月的公告中表示,将对铁牛集团持有的4.68亿股股份进行回购注销。

  这种情况下,铁牛集团也是打算“卖房卖地”兜底,拟以注销股票或偿还现金的方式进行业绩补偿,现金来源于企业的资产盘活与处置,正在盘活与处置的核心资产有位于永康的汽车小镇土地资产及其他资产。

  然而正如公司董事所说,这份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甚至因此导致会计师事务所对年报无法表示意见。

  6月22日,众泰汽车发布《重大资产重组业绩盈利预测实现情况的说明及致歉的公告》表示,2019年,公司资产重组业绩承诺未实现,公司董事长及总裁对此深感遗憾,在此向广大投资者诚恳道歉,并提醒广大投资者谨慎决策,注意投资风险。

  只是不知道,这份道歉对深陷公司的6万多投资者,又能起到多少安慰效果……

  中金公司认为,尾部车企在低销量之下难以实现规模化并维系后续研发投入,或面临加速出清。

最新新闻

最新软件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