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败诉被追讨3亿美元债务 陆正耀旗下两实体遭清算

2020-06-22 22:29:39来源:证券时报作者:小思

  根据彭博消息,瑞幸败诉,将被追讨3亿债务,陆正耀旗下两实体遭清算。瑞幸咖啡方面没有对此消息作出置评。瑞幸咖啡美股盘前跌超2%。自4月2日曝出财务造假后,瑞幸咖啡股价断崖式下跌,截至6月21日收盘,股价已抹去85%,市值缩水至10亿以下。

  瑞幸被追讨3亿美元债务

  陆正耀旗下两实体遭清算

  6月21日彭博社消息称,根据开曼群岛法院16日的判决,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 AG)牵头的贷款人赢得了一项法庭指令,要求清算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家族控制的两大实体Primus Investments Fund和Mayer Investments Fund,并试图追回3.241亿美元的未偿还债务。

  此前,这两家实体原打算通过再融资和出售资产的方式偿还债务,但这一请求被法院拒绝,原因是“没有可靠证据证明,债务能在合理的时间内被偿还”。

  根据公开资料,Primus Investments Fund由陆正耀的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 Inc.全资持有,此前Primus Investments Fund有5625万股被质押于承销商担保贷款。而Mayer Investments Fund的实际控制人Sunying Wong则是陆正耀的姐姐。

  此外,据财新援引监管人士的消息称,有关部门已掌握了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陆正耀可能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

  3亿美元债务缺口

  陆正耀控制权还有多少?

  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21日,陆正耀持有约4.84亿股瑞幸咖啡股份,持股比例为23.94%,系第一大股东;Sunying Wong持有约1.97亿股瑞幸咖啡,持股比例9.72%,为第三大股东;换言之,陆氏家族合计持有瑞幸咖啡约6.82亿股,持股比例为33.66%,稳操控制权。而即将到来的清算可能会削弱陆正耀对这家新兴咖啡连锁店的控制权。

  数据来源:Wind

  而陆正耀通过质押自己、钱治亚和姐姐的股票获得的银行贷款,则面临无法完全追缴的危险。陆正耀已质押其个人持有的部分股份(145,455,450股B类普通股)、以及钱治亚和陆正耀的姐姐Wong Sun Ying所持有的共计610,800,752股普通股股票,从银行获得5.18亿美元的贷款。

  4月2日,公司承认存在财务造假后,瑞幸咖啡股价从26.20美元急剧下跌,触发银行强行平仓线。4月6日,高盛宣布受各家银行委托,处置这些普通股股份,之后瑞幸咖啡平均股价为3.18美元。

  据彭博社6月16日报道,知情人士说,包括海通国际证券集团和高盛集团在内的贷方,在过去两个月中出售了陆正耀已抵押的瑞幸股票,筹集了约2.1亿美元。高盛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财务造假的消息导致瑞幸咖啡股票暴跌之后,陆正耀在4月初违约了5.18亿美元的保证金债务。卖掉陆正耀质押的瑞幸股票后,目前包括瑞信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内的多家银行在内,瑞幸仍面临3亿美元的债务缺口。

  由于陆正耀为所质押的股份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银行称有权追索陆正耀个人财产偿还债务,其中包括他在瑞幸咖啡持有的剩余股份

  瑞幸咖啡董事会将有重大变局?

  瑞幸咖啡外部面临着债务追偿压力,瑞幸内部也不消停。

  6月20日凌晨,瑞幸咖啡在官网发布通知,将在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包括解除独立董事Sean Shao、黎辉、刘二海以及陆正耀本人的任命,同时讨论是否任命Ying Zeng、Jie Yang为独立董事。至此,陆、黎、刘的“铁三角”阵容或许将就此退出瑞幸咖啡董事会。

  据公告介绍,即将被讨论是否任命的Ying Zeng,其现任Orrick Herrington&Sutcliffe LLP的合伙人职务,在商业和法律领域有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Jie Yang(中文名杨杰)现在中国政法大学(CUPL)担任多个职务,包括商学院副院长,MBA中心副主任,商学院首席秘书等。

  一位接近瑞幸的知情人士人士称,通过这种方法“清理”外部独立董事后,即使不在瑞幸董事长的位置,陆正耀仍是瑞幸咖啡第一大股东,目前拥有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早在3月中旬左右,安永已经将瑞幸财务涉造假的报告提交给相应独立董事,而多位外部独立董事支持将瑞幸财务造假一事公开,这引发了陆正耀的“拉仇恨”。对于上述说法,陆正耀方面尚未作出回应。

  今年5月初,随着对瑞幸咖啡造假调查持续推进,其涉及造假的首席执行官(CEO)钱治亚、首席运营官(COO)刘剑等人已被免职,并已退出董事会。

  瑞幸咖啡是神州系公司之一。神州租车和瑞幸咖啡的第一大股东均为陆正耀。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合伙人、前华平投资集团亚太区总裁黎辉均与陆正耀渊源颇深,在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瑞幸咖啡三个项目中都紧密战斗,三个50岁“老男人”紧密配合,将多家公司送上市,所以他们也被外界称为“神州系铁三角”。

  瑞幸咖啡上市前两轮的重要融资中,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都有参与。IPO前,陆正耀持股30.53%;钱治亚持股19.68%;Mayer Investments Fund, L.P。持股12.4%;大钲资本持股为11.9%,愉悦资本持股为6.75%。

  瑞幸咖啡又一独立董事辞职

  审计委员会仅剩两席

  瑞幸咖啡翻车后,频频遭遇高管离职。

  据瑞幸咖啡6月19日提交给美监会的公告显示,2020年6月16日,瑞幸咖啡接到公司独立董事濮天若的辞职信。濮天若表示,由于个人原因,他将辞去瑞幸咖啡董事一职,该决定即刻生效。

  濮天若辞职后,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和特别独立委员会成员将剩下Sean Shao和WaiYuen Chong,其中SeanShao为上述两个委员会主席。

  瑞幸咖啡表示,感谢濮天若任职期间的竭诚服务,瑞幸咖啡正积极寻找适合的人选加入公司董事会。

  自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发生后,瑞幸咖啡的人事变动频繁。上个月,瑞幸咖啡宣布终止钱治亚的CEO职务,以及刘剑的首席运营官(COO)职务。此外,董事会还要求钱治亚和刘健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并且已接到他们的辞呈。

  4月份,瑞幸咖啡独立董事托马斯·迈耶(ThomasP.Meier)递交辞职信。同时,自内部调查开始以来,公司已将另外6名参与或知悉捏造交易的员工停职或休假。

  瑞幸咖啡“翻车”时间线

  瑞幸于2019年5月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牵头,并通过几次股票和债券发行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多亿美元。

  2020年1月17日,瑞幸咖啡股价达到巅峰,盘中股价最高触及51.38美元,是时市值高达约129亿美元;

  2020年1月31日,瑞幸咖啡遭知名机构浑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做空,但另一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也发推文,表示看多瑞幸咖啡不过当天,瑞幸咖啡股价下跌幅度接近10.74%,盘中一度跌超过20%;

  2020年2月3日,瑞幸咖啡否认了做空报告中的所有指控,并回应称报告毫无依据,论证方式存在缺陷,属于恶意指控。当日,瑞幸股价盘中最高反弹7%,并于次日大涨15.6%。

  2020年2月5日,一份名为《尘光研究关于瑞幸咖啡重大财务数据造假和业务数据造假的研究报告》,直指瑞幸咖啡的财务数据造假。

  2020年2月13 日,瑞幸咖啡及其两名高管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法院被投资者代表提起集体诉讼;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提交的Form 6-K文件,自爆22亿流水造假,股价触发熔断机制,随后在40分钟内触发了 6 次熔断,最终瑞幸咖啡当天股票从前一日的26.20美元暴跌至6.40美元,跌幅75.57%;

  2020年4月7日,瑞幸咖啡被纳斯达克暂停了股票交易

  2020年4月22日,国内投资者向厦门中院起诉瑞幸咖啡,申请立案;

  2020年5月12日,瑞幸咖啡董事会终止CEO钱治亚、COO刘剑的职务,同时将另外六名涉及或了解相关伪造交易的员工停职或辞退;

  2020年5月15日,香港特別行政区高等法院开庭审理“14家境外机构起诉瑞幸咖啡”一案,案件编号为“HCMP 572/2020”;

  2020年5月15日,瑞幸咖啡收到纳斯达克发出的书面通知,称已决定将瑞幸咖啡股票从纳斯达克市场摘牌;

  2020年5月19日,外媒披露陆正耀起诉瑞幸咖啡主承销商之一的瑞信,要求其就一项5.32亿美元贷款安排中的职责作出赔偿,报道援引的法庭文件日期为5月6日。

  2020年5月20日,陆正耀发文表示“深感失望”,同时表示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同时瑞幸咖啡复牌,暴跌35.8%。

  2020年5月21日,瑞幸咖啡复牌第二日,再跌28.72,目前市值仅6.78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将在6月25日召开退市上诉听证会。

  从轰轰烈烈,到轰然倒塌,不过短短几个月。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