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庞大正陷入至暗时刻 接盘侠能否挽救庞大野心?

2019-09-18 22:41:34来源:腾讯网作者:小思

  曾经有着600亿市值的庞大集团,正陷入至暗时刻。

  9月13日,刚刚“披星戴帽”的*ST庞大(601258)在连续拿下四个跌停板后发布了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这家曾经身披“全球汽车经销商巨头”称号的公司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

  今年9月5日晚,庞大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股票于9月6日临时停牌一天;9月9日,庞大集团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同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正式更名为“*st庞大”。

  戴帽后的庞大,股价也连连受挫,四连跌后股价截止9月12日收盘,仅剩1.06元/股。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庞大集团股东户数达到37万。集团的危机不仅使庞大的未来笼罩着层层乌云,公司的股民们更是“血泪交加”。

  那么,庞大集团究竟为何落入如此田地?

  危机是“肥胖”给的

  起底庞大,也能看到一段光辉的历史。

  公开资料显示,庞大原隶属于唐山市冀东物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前身是一家于2003年成立的唐山市冀东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早年的庞大尽管初出茅庐,但却有不俗的表现,作为一家以汽车销售服务为主业的大型汽车营销企业,公司的营收节节攀高。早在2009年,庞大集团就以352亿元的营收,超越广汇汽车一度成为全国汽车经销商龙头企业。到了2010年,庞大集团所经销的20个品牌销售量名列全国同行业首位,销售各类汽车达到47万辆。

  一年后,庞大顶着全球市值最高的汽销集团光环,正式登陆A股,一举创下超过60亿元的民企最高IPO融资额,并成为国内首个以IPO方式登陆A股的纯汽销公司。

  在2011年上市当年,庞大集团身价一度超过600亿元,而公司控股股东庞庆华家族也以百亿元的身价,一跃跻身进了胡润富豪榜第109名。

  然而,站在山顶的庞大集团以“庞大”起家,但却“肥胖”无度。

  在上市之后,庞大集团显现除了更大的野心,凭借上市带来的新的融资渠道,庞大则开启了无节制的扩张之路。据统计,仅在2011年,庞大就新增了331家经营网点,截止2012年末,公司的经营网点已经高达1429家,短短两年间,门店增长率高达54%。

  此外,在土地价格连年水涨船高的环境下,庞大不惜大手笔大量出资购买土地建店,财报显示,截止2014年,国内归属于庞大集团的土地面积已经达到两万亩,其中60%位于河北省境内。到了2017年,年报上显示的47.5亿元无形资产大部分都为土地使用权,占有了集团大量的资金。

  另一方面,公司老板庞庆华也没闲着。近几年来,不仅收购了博湃养车,还相继介入了泊车类业务与网约车叮叮约车,不断扩充公司业务。

  就这样,庞大集团让自己成为膨胀的“大胖子”。

  然而,中国汽车市场近几年并不景气,整体增速都明显放缓,其中包括SUV、MPV等细分市场都相继陷入寒冬。而在庞大无度膨胀扩张的背后,带来的也并不是资本的红利,而是让它得了“肥胖病”,背负着一层又一层债务“脂肪”。

  自食“肥胖后遗症”苦果

  据庞大集团的年度财务数据显示,从2011年上市至2018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对比75%的行业平均值,庞大的负债率在2011-2018分别达到81.33%、85.89%、86.01%、81.90%、80.28%、81.52%、78.93%、80.28%,最高值在2016年,负债高达577.47亿元。

  今年上半年,在同行实现盈利之际,唯独庞大的业绩惨惨淡淡。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广汇汽车实现净利润15.1亿元;国机汽车实现净利润4.09亿元;美通汽车实现净利润2.36亿元;正通汽车实现净利润4.71亿元。

  再来看看庞大集团,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99亿元,同比大跌563.66%;资产负债率仍然高达81.87%;在整车销售方面,上半年公司新车销量为5.01万辆,同比下降了71.22%。

  事实上,庞大开始“自食其果”早有预兆。从财报来看,庞大除了在2016年扣非后净利润为正外,从2012年起至今皆为负值。据2017年公司财报显示,该年庞大实现704.85亿元,同比增长6.7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2亿元,同比下降达到44.45%。其中,公司财务费用高达8亿元,而465亿的流动资产对应着467亿的流动负债。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4月,庞大集团涉嫌信披违规风波,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事情一出,庞大集团随后就遭到银行集体抽贷,据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在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授信总额为500亿元,然而到了2018年,上述数据仅剩下210亿元,这意味着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银行抽走了超过一半的贷款。这让庞大的财务成本激增,资金链隐患也浮出水面。

  2018年7月,信披违规事件再度发酵。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递入庞大手中,其中,公司实控人庞庆华被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相关责任人受到30万元罚款。

  同年,公司的业绩更是不容乐观。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20.33亿元,同比下降40.37%,净利润亏损高达61.55亿,同比下降高达3003.23%。此外,公司的融资余额相比2017年减少了36.17亿元,为135.89亿元,而财务成本却增加了2.23亿元。

  此外,庞大集团代理的汽车品牌也直线下降。2019年1月,位居公司销量榜首的上汽通用五菱表示宣布与庞大集团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并正式与其解约。另外,庞大与合作15年之久的斯巴鲁的销售合约也即将在本月到期,坊间有传言表示斯巴鲁已经不想续约。

  在债务危机下,庞大身陷多起债务逾期纠纷,北星天津、民生银行等多家机构卷入其中。

  在2019年5月的公告中,庞大集团披露了一起债务纠纷事项。公司于2017年5月4

  日与北京冀东丰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向其借款人民币17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用于进货,借款期限为一年。然而,尽管公司在上半年营收超过百亿,但这笔借款至今未能如期偿还。

  由此,冀东丰公司向法院提出了对庞大集团进行重整申请。

  接盘侠能否挽救庞大野心?

  意识到危机的庞大,也曾展开自救。为了缓解过度“肥胖”而带来的资金压力,庞大也努力的减过肥。

  这些年来,庞大逐渐关闭公司销售门店,到了2018年末,财报显示庞大门店网店数量已经对比巅峰的上千家,锐减至800余家。

  除此之外,庞大还多次进行股权转让,卖出多家子公司。公告显示,在2018年5月,庞大集团及子公司洛阳奔驰与广汇汽车签署了《收购协议》,拟转让包括赤峰奔驰、德州奔驰、唐山奔驰、邯郸奔驰及济南奔驰在内的五家子公司的100%股权。

  同年8月,庞大再次宣布拟将旗下9家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大连中升,同时拟促使4家全资子公司向大连中升关联公司转让非流动资产。

  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庞大集团通过转让子公司部分股权获得的投资收益达到了9803万元。不过,庞大的债务“脂肪”过厚,对于上半年账面242.19亿负债金额来说,“减肥”的效果仅仅是冰山一角,庞大的危机仍在一步步加深。

  为了避免走向破产清算,进行重组似乎是最优的选择,好在最近庞大也终于迎来了“救星”。

  据了解,庞大在9月12日晚披露了最新的重组进程。公告显示,公司终于找到了新的接盘方,确定深商控股、元维资产和国民运力组成的联合体作为庞大集团的意向投资人,参与庞大集团重整。与此同时,庞大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庞庆华及其一致行动人等股东同意让渡其持有的全部庞大集团股权,控制权也将移交给深商控股、元维资产和国民运力组成的联合体。

  天眼查显示,上述三家企业实力还算不错。其中,深商控股拥有超过1万亿元的身价;元维资产拥有重组多家公司的经验;而国民运力也是中国首家为城市实现绿色交通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并进行投资营运的公司,2016年成立至今已经在全国设立60多余个分公司。

  不过,庞大能不能因此获得救赎我们暂不得知,因为要救的不止是“肥胖病”,或许还有这家公司“贪吃”的野心。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