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第一股映客沦为“仙股” 股价跌了8成到底怎么了?

2019-09-18 22:38:32来源:腾讯网作者:小思

  16日,直播平台映客发布2019年中期报告(截止6月30日)。报告期内,映客营收约为人民币14.8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4.9%。上半年亏损为2755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9.58亿元;经调整后上半年亏损为1092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09亿元。

  去年还盈利超过11亿元的映客,今年上半年业绩却急速下滑。映客的股价也逼近1元的“仙股”的价位。作为曾经的港股直播第一股,映客到底怎么了?

  股价跌了8成

  从映客的财报可以看到,看一下映客的具体收益构成,财报显示,公司是由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三部分构成,三者分别在总收益中占比94.9%、4.7%和0.3%。具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映客直播收益为14.10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2.28亿元下降36.7%;2019年上半年映客网络广告收益为7035万元,较同期4784万元47.1%;其他收益504万元,较上年同期的555万元下降9.2%。

  面对这样的业绩投资者选择了“用脚投票”,映客的股价在一年多来,从高点的5.48港元,跌到如今的1.14港元,跌去了8成的市值。

  相较于映客的落寞,虎牙、斗鱼等竞争对手的日子却好过的多。

  上个月,斗鱼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披露2019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斗鱼整体营收超预期增长,净营收高达18.72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3.2%,净利润为人民币2320万元,净利润率为2.8%,整体盈利状态显著改善,而在2018年同期,斗鱼净亏损2.219亿元,净亏损率为27.6%。

  另一家直播巨头,虎牙此前公布的二季度显示,虎牙第二季度总净营收为人民币20.105亿元(约合2.929亿美元),同比增长93.6%;归属虎牙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218亿元(约合177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人民币21.254亿元实现扭亏。

  可以看到,相较于虎牙、斗鱼等竞争对手,映客的财报显得有些苍白。

  对于当下的业绩,映客分析称,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直播业务导致。映客认为,直播产生的收益减少,是受行业增长放缓影响。从此前欢聚时代、陌陌、斗鱼及虎牙发布的财报可知,秀场直播营收、净利润确实出现放缓迹象,但游戏直播依然维持两位数以上的高速增长。

  尴尬的映客

  回首2018年7月12日,映客顶着“港股直播第一股”的光环成功登陆港交所。映客在港交所的股票代码是3700,这个代码是CEO奉佑生亲自挑选的。对于这个数字奉佑生曾有过一番解释: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而700,是因为腾讯的股票代码是0700。

  敲锣当天奉佑生曾自信满满地表示:腾讯当年上市时,还没有彼时的映客市值和收入高,所以映客是一个3年的腾讯。雄心虽壮烈,但现实很残酷。映客上市仅一年,就从市值巅峰期的110亿港元下滑到了如今的23亿港元。

  这一年多以来,直播行业退潮是外部环境发生的变化,而为了应对这个已经预见到的变化,奉佑生其实也在不断求变。从2017年起,映客就启动了造星计划,尝试打造主播和平台专属的IP。但这些举措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秀场直播的商业模式,映客的主要“利润来源”依然是用户们的打赏。

  走不出直播的传统桎梏,也就很难改变直播行业低迷带来的阵痛。

  对于秀场直播领域而言,平台和主播是最能够感知冷暖的两个群体。对于这一年多来的不断求变,平台上的主播又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优儿(化名)曾是一名主播,她告诉记者:“我是在2017年夏天开始接触映客的,当时就想着玩玩直播当作一份兼职。正好身边的好朋友在映客做主播,就去试了试,还真成了。在“出镜”的第一个月就拿到几千块,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曾经拿到过将近两万。

  不过这种美好并没有持续多久。优儿表示从2018年初开始,自己就感觉直播间的人气开始不断下降,而且是“真实“的人气。虽然表面上数字显示观看人数没有变化,但直播过程中观众和她交流的弹幕明显减少了许多。

  真实观众的减少,直接影响的就是主播们的收入。优儿透露,从去年年中开始大家的收入都已经不足万元。面对急剧下滑的收入,面对未知的前景,最终选择退出了这个行业

  事实上,映客2015年成立当年便实现盈利,也是当时国内少数直播平台盈利的其中之一。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随着各大平台的崛起,不断被瓜分的市场份额,自身月活数量的持续下滑等等,映客的生存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押宝“新赛道”

  目前映客正在切入泛娱乐产业,不断扩充社交内容生态版图,推行“直播+”及“互动娱乐及社交”策略,这一战略被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视为一条较好的出路。

  作为一个赶上风口并发展壮大的互联网企业,映客对于风向的嗅觉很灵敏。过去一年多时间内,映客推出了包括面向下沉市场的短视频应用“种子视频”,并将其视为视频版“趣头条”;还推出了面向年轻群体的语音交友平台“不就”、“音炮”;面向中老年用户群体的直播K歌产品“老柚直播”,以及二次元社区“StarStar”等等大量新应用。可以看出,这些尝试都是在一些“风口”的余波中找寻机会。

  映客的海外市场布局也提上日程。目前映客已孵化出3至4款海外产品,覆盖中东、北美、东南亚等多个地区。其中,“YiAmar”这款声音社交产品,在投放中东地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便已拥有12万的注册用户。

  对此,相关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映客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拓展自身产品矩阵,有点广撒网、多捞鱼的意思。但网是撒下去了,最终能不能捞到鱼真不好说。另外,这些撒出去的‘网’都是需要资金的,每多一张‘网’就代表着映客多了一份成本压力。”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