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年报巨亏超10亿 债务压顶五年净利润化为乌有

2019-05-15 19:44:33来源:新浪财经作者:小思

  随着上市公司年报全部披露完毕,暴风集团(300431.SZ)由盈转亏、利润暴跌不断引起市场的注意。

  据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去年营业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降41.25%;净利润亏损10.9亿元,同比暴跌2077.65%。在上市公司当中,暴风集团的成绩是吊车尾般的存在。

  面对如此不堪的业绩市场认为,其2018年的暴跌除了来自于暴风集团本身转型的失败,还来源于整个集团在收购案上的失利。

  主营业务欠佳巨亏10亿

  仅2018年一年,亏去了过去五年的所有净利润。

  暴风集团将营收下降归结为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的加剧。暴风集团解释称:由于行业竞争,公司互联网视频业务营业收入有所下降,同时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营销推广力度加大,导致成本费用增加。另外,为公允反映公司财务状况,计提了相应资产减值损失。

  也就是说,暴风集团的亏损是由于主营业务,也就是暴风TV的亏损。

  据公开资料显示,基于在暴风影音平台的技术和业务积累,暴风集团先后进入了VR、TV、影业、体育行业,成立了暴风魔镜、暴风TV、暴风体育等业务模块。

  2015年,暴风集团实施All for VR战略,推出暴风魔镜。但此后,VR的热度散去,吸金能力迅速下滑,暴风魔镜至今也没有盈利。2016年,暴风集团成立暴风体育业务板块,2018年提出All For TV战略,并砍掉暴风影音跟VR两个亏损业务。

  出奇一致的是,无论哪一个板块,都没有实现暴风集团CEO冯鑫所说的那样:“利润可达十几、二十亿,而且还会保持高增长。”

  作为创造过奇迹的上市公司,暴风集团在创业板挂牌初期,上市的40天里曾拿下36个涨停板,股票从发行价7.14元几乎每天以114%的速度暴涨至327.01元。但如今,暴风集团的市值已经跌去九成,截止5月15日收盘,暴风集团报7.86元/股,较123.85元/股的峰值缩水93.6%;其最新市值仅剩25.9亿元,与巅峰时期的400亿元市值相比,蒸发超过九成。

  上海一位传媒行业分析师表示;“暴风集团看似一直在追风口,但哪一次都不能乘风起,这是因为公司一直在迅速扩张,到了后期又盲目转型,最后哪个也没赶上风口。现在用户流失,现金流吃紧,落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对于此次财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发布年报问询函,要求其结合主营业务收入、成本、利润、毛利率、负债等财务指标的变化情况,量化分析2018年发生大亏损的原因,充分披露当前面临的具体经营困难,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以及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而暴风集团财务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意见为“保留”,并给出保留意见两大原因:“一是暴风集团未对相关事项做出充分披露,二是无法对暴风集团商誉减值测试结论的适当性作出准确判断。”

  因此,深交所问询函关注到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情况。2015 年 7 月,公司收购暴风智能,形成商誉 1.28 亿元,自 2016 年度至 2018 年度持续亏损 -3.58 亿元、-3.20 亿元、-11.91 亿元。2018 年末,暴风集团未对该商誉计提减值。问询函提出,要求保荐机构说明商誉减值测试的合理性,是否存在疑点或其他需要说明的情况;并要求会计师说明针对前述商誉减值测试所执行的审计程序,已取得、未取得以及欠缺的审计证据内容,是否存在其他疑点。

  收购案踩雷 合作伙伴索赔7.5亿

  除了本身转型的失败,暴风集团在收购案上的失利也为其带来了拖累。

  2016年,暴风集团、光大证券(11.310, 0.19, 1.71%)分别出资2亿元、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用于收购MPS的多数股权。但是非常不幸的是,MPS在去年竟然破产清算,暴风和光大证券都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但是,暴风集团并无能力承担这一笔债务。

  当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意向性协议,约定在光大浸辉与暴风投资设立的特殊目的企业收购 MPS65%股权交割,根据届时有效的监管规则,原则上最迟在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最终收购。若在符合约定条件的前提下,因公司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MPS公司收购而造成特殊目的主体的损失需承担赔偿责任。

  5月8日晚,光大浸辉、上海浸鑫以公司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约定为由,向暴风集团发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暴风集团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人民币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约7.5亿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2018年11月15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首席财务官姜浩辞职。2019年5月1日,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显示瑞丰永利、融辉似锦、众翔宏泰拟分别减持946958股、866070股、385442股,合计219.85万股。

  2019年3月1日,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合同了结后限制解除;3月8日,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欠下了1.2万元的工资没有按时偿还被法院列入俗称“老赖”的强制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曝出后的3月9日,法院删除了暴风集团的失信信息。

  投资失利、转型失败、高管离职、股价连连下跌、股东减持股份等一系列危机袭来,暴风集团如今已经风雨飘摇。

  2019年一季度报显示,暴风集团继续处于亏损当中。数据显示,一季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81.60%;净亏损1749.5万元,同比增长40.78%。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