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沽空机构狙击 百亿市值中新控股价值为零?

2018-09-14 20:45:23来源:新浪财经作者:小思

  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博力达思研究)将做空矛头指向了港股中新控股(0.46, 0.01,2.22%),称该股价值为零。并在沽空报告首页还套用了一句苏轼的词“只知紫绶三公贵,不觉黄粱一梦游”,沽空报告何时变得如此文艺了?

  但从股价表现来看,似乎并未受到沽空影响,截至收盘,股价报收0.45港元,总市值为104亿港元。

  估计是为了能让内地投资者也能看懂这份沽空报告是如何力证中新控股造假,还“贴心”地提供了报告前三页的中文译本。

  不过在进入正题前,先来说下这个沽空机构的来头:

  博力达思研究是由沽空机构格劳克斯研究(Glaucus Research)前创办人Matt Wiechert成立的,是美国一家相当有名气的沽空机构,成立于2011年1月,专门针对中资公司做空,并瞄准会计违规问题。该沽空机构曾于2013年狙击香港上市公司中金再生资源(00773.HK)及青蛙王子(1259.HK),中金再生一直未能翻生,并于2016年被清盘除牌,青蛙王子则在复牌后更名中国儿童护理(0.101, -0.01,-4.72%),股价也是一蹶不振,其后狙击的旭光高新材料(1.25, 0.00, 0.00%)(0067)停牌至今,之后分别向瑞年国际(0.2, 0.00, 0.00%)、中国光纤(0.7, 0.00, 0.00%)、中国天然气(1.17, -0.02, -1.68%)、德普科技(0.068, 0.00, 0.00%)、中滔环保(0.9, -0.01, -1.10%)、丰盛控股(3.58, 0.30, 9.15%)7家民企发表沽空报告,除丰盛控股以外,其余股票均无“好下场”。

  说回博力达思研究发布的这份沽空报告,报告中认为中新控股的权益价值最终为零。报告中呈现的证据显示,中新控股已被其董事及最大股东张振新用于进行恶意虚假交易,其财务表现被夸大,以吸引毫无防备的债权人及少数股东的投资,且中新控股的内部人士一直在与张振新及其同谋进行倒腾资产的交易,并在虚假交易中捏造账面收益。

  证据如下:

  1、 虚假交易——伪造利润和现金对价。

  2017年3月,中新控股声称将其于www.9888.cn (金融工场:P2P借贷平台)的全部权益出售予所谓的独立第三方,且随后已收到人民币5.14亿元的现金对价,获得资产处置收益人民币4.08亿元(为2017年税前利润的26%),然而,这不过只是一项虚假的资产处置,目的是人为地夸大中新控股的账面利润及收到的现金对价。

  来自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工商局和香港联交所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的独立证据显示,北京凤凰的收购方从未向中新控股支付5.14亿元现金对价,即,中新控股并未从该资产处置中获得其披露的权益。

  2、 乐鱼认沽期权将造成20%的稀释

  2016年10月31日,中新控股公告以人民币8亿元收购乐鱼48%的股权。收购协议包括一项认沽期权(‘乐鱼认沽期权’),以让持有乐鱼剩余 52%股权的股东有权以乐鱼在 2017 年或 2018 年盈利 15 倍的估值向中新控股出售乐鱼剩余股权,并获得中新控股新发行的股份作为对价。

  对于中新控股的股东来说,乐鱼的交易看起来很可怕。2017年对于乐鱼来说是伟大的一年,利润同比增长588%。

  因此,乐鱼认沽期权的持有人拿着一张黄金兑奖券,乐鱼认沽期权的价值在 15 个月间从人民币2.76亿元上升到人民币40亿元,增加了惊人的 1360%。乐鱼认沽期权产生之后,乐鱼的业绩显著下降,2018 年上半年的盈利较 2017 年上半年下降 99%。乐鱼经营业绩的快速增长和(91.15, 0.30, 0.33%)下降,以及乐鱼最高盈利和最大化乐鱼认沽期权的时机,对少数股东而言都是最糟糕的。这样一个糟糕的管理决策值得仔细审查,中新的管理层是否参与利益转移,亦或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履行其职责。

  3、“盛都”在哪里?

  2018年上半年,中新控股以人民币 1.79亿元为对价收购盛都 51%的股权,为盛都给出了人民币 3.5亿元的估值。首先,我们无法在中国大陆或香港找到同名的注册公司。

  其次,在中国大陆及香港提供展览服务且估值达人民币 3.5 亿的公司在网上没有踪迹的可能性很小。

  第三,盛都的无形资产与总资产比率与其他中国展览服务提供商的资产负债表不一致。我们认为盛都极有可能是另一个虚假交易,目的可能是将中新控股的现金交到张先生的同谋手中,或者是让中新控股在其损益表中抵销捏造的利润。无论是两者中的哪一个,我们认为这样的恶意行为都在支持我们的观点,即中新控股正在伪造财务业绩,以吸引毫无防备的债权人和小股东。

  4、 实控人张振新——倒腾资产骗局的指挥者。

  有证据表明,中新控股在一系列资产收购和处置中谎称其交易对手的独立性,而这些交易似乎与张先生的关联方有关。管理层在秘密控制的实体之间收购和处置资产,以制造虚假利润、夸大资产价值,从而鼓动毫无防备的投资者购买股票,促使债权人依赖捏造的财务报表提供贷款。内幕人士不断扩大上市公司的负债,并将真正的资产(现金和物业)转移到同谋手中,以此获利。

  5、 滥用资产重估的财技制造虚假利润。

  沽空报告中称,为抵消2017年主要业务部门业绩的显著下滑,中新控股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引入了新的一次性收益——出售算力之收益,2018年一季度,中新控股声称通过出售算力获得了人民币 2.33 亿元的收益,如果刨除这项收益,中新控股将亏损人民币 2.03 亿元,而不是像报告的那样录得利润人民币 2,900 万元。这项新的业务对中新控股来说显然至关重要。然而,在第一季度取得巨大成功后,中新控股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里面完全没有出售算力之收益。为什么公司在 2018年第二季度停止了第一季度盈利最多的业务?

  在 2018年第二季度,中新控股对张先生拥有多数权益的金融资产 NCF Wealth Holdings Limited(第一P2P)进行重估,并录得非现金收益人民币 2.6 亿元(2018 年上半年利润的 67%)。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披露的运营数据显示,2017 年第一P2P 的收入下降 50%,且该平台 2018 年上半年惨淡经营, 这使我们不得不怀疑中新控股的管理层滥用资产重估的财技制造虚假利润。

  6、股价操纵。

  在很多操纵股价的案例中,管理层经常进行股票质押融资。质押融资获得的款项又常被用于操纵和拉高股价,以获得更多质押融资。此类股价操纵存续时间有限,一旦股价开始下跌,股东将面临灾难性的结果。

  博力达思研究在沽空报告中表示,操纵的证据可以在盘中交易模式中找到,特别是公司股票在最后一个小时的交易中拉升,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交易日的收益应该是一致的,因此博力达思研究还搭建了模型对比了两种不同的交易策略所产生的回报,看看买入和持有策略的回报与最后一小时的交易策略之间是否存在异常。

  事实证明,如果投资者在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8月24日期间购买并持有中新控股的股票,将损失45%,但是如果投资者在交易日最后一个小时买进中新控股的股票,并在交易日结束时卖出(并在第二天以同样的方式将收益进行再投资),则中新控股的股票在同一时期内将获得令人费解的42%的回报,回报率相差87%。

  55页的沽空报告,直指中新控股财务造假,并涉嫌股价操纵,但中新控股在澄清公告中表示,博力达思研究的沽空报告属于恶意指控,并毫无根据,当中有多项失实陈述,恶意推测,公司也将在合适时机刊发公告,解决并澄清报告中针对集团作出的评论。

  数据显示,中新控股在被盯上之前,沽空数量开始猛增,9月7日,沽空数量突然从475.6万股增至1052.4万股,沽空平均价为0.48港元,沽空金额为510万港元,沽空占比73.63%。9月12日沽空数量为1338万股,沽空平均价为0.42港元,沽空金额为564.86万港元,沽空占比为63.92%。9月13日沽空数量达到1713.6万股,沽空平均价位0.42港元,沽空金额为725.89万港元,沽空占比30.04%。

  事实上,这并非是博力达思研究第一次将港股上市公司估值直接估为零。

  今年7月11日,博力达思研究发表了沽空报告狙击浩沙国际(0.29, 0.00, 0.00%)(2200.HK),指公司涉嫌造假欺诈,其内含价值为零。

  沽空报告称,浩沙国际管理层建构了一个欺诈计划,透过未公开的关联分销及供应商网络,夸大收入及盈利能力, 2016及2017年,浩沙分别夸大收入6.85亿元及8.94亿元人民币,即夸大217%。此外,还引用彭博通讯社盘中数据指,过去六个月交易日的最后一小时,浩沙股价被操控上升,以便股权质押进行孖展融资。

  目前浩沙国际股价为0.29港元,处于停牌状态。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