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拍拍贷半年赚10亿 面临监管合规风险

2017-10-20来源:作者:panpan
【新闻评论】

  作为中国第一家纯线上P2P公司,元老级的拍拍贷也要赴美上市了。这也是继宜人贷、信而富、趣店之后,中国第四家赴美IPO的P2P公司。

  复盘宜人贷与信而富的上市过程,两家公司虽然都成功登陆纽交所,但先后上演了破发大戏,股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无明显起色。但就在昨晚,趣店在美IPO首日开盘大涨大涨43.13%,最终收报29.18美元,上涨21.58%,市值达近100亿美元,一举超越一众老牌互联网公司市值。

  顶着元老级光环的拍拍贷能否延续趣店的开门红势头?在这场资本盛宴中,投资者是赶上了P2P的淘金风口还是误入另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拍拍贷的股票买还是不买?做决策前,不妨仔细研读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

  半年狂赚10.48亿元

  碾压6家上市银行和112家公募基金

  拍拍贷的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拍拍贷总营收为17.3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0.49亿元,较2016年同期指标分别飙涨392%和150%。

  半年净赚10.49亿元,这是什么概念呢?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有6家上市银行净利润均未超过10亿元。九台农商行、常熟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吴江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的净利指标被拍拍贷强势碾压。

  如果再对比靠管理费生存的公募基金,差异更是惊人。在116家基金公司中,仅有天弘、工银瑞信、易方达、嘉实这四家上半年管理费超过10.49亿元。这意味着,拍拍贷上半年的净利远甩剩下112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费。在十万亿体量的公募行业,96%的公司竟然没有P2P赚得多。

  回顾2015年,彼时拍拍贷净营收仅有1.96亿元,净亏损7214万元。到了2016年,拍拍贷便扭亏为盈,净营收猛增至12.16亿元,实现净利润5.015亿元。今年,拍拍贷仅用半年时间斩获净营收17.35亿元,净赚10.49亿元。三年时间大跃进,利润指标让人惊叹。

  那么,拍拍贷背后的暴利究竟来自哪里?

  据招股书介绍,拍拍贷的营收主要来自于借款服务费。

  高歌猛进的营收离不开三方面的贡献:庞大的借款人群体、巨量的撮合贷款额和高昂的服务费。

  首先,从借款人数量来看,在不足三年内,拍拍贷的借款人数量实现了质的飞跃。2015年底,拍拍贷服务过的借款人仅有66.6万人。到了2016年底,该数字猛增至340万人。截至2017年上半年,拍拍贷的借款人已经达到490万人。

  其次,从撮合贷款总额来看,2015年拍拍贷撮合的贷款总额仅为51亿元人民币(8亿美元),2016年该指标则猛增至199亿元人民币(29亿美元)。2017年上半年,贷款撮合总额已达270亿元人民币(40亿美元)。

  最后,再看看背后高昂的服务费。从2015年到2016年,拍拍贷的贷款平均服务费从3.6%上涨至6.4%。与之相对应的是,贷款服务费总额从1.64亿元涨至9.11亿元,同比飙涨454.8%。目前,拍拍贷标准贷款产品的服务费率从3.0%到11.0%不等。

  三年间,拍拍贷用户数和贷款总额呈现爆发式增长,这背后离不开中国宏观经济的大背景。

  国内居民消费需求和零售业务的巨幅增长共同催生了消费信贷市场。中国的年轻一代消费意愿更强,也更易于接受互联网商业模式。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16年到2020年间,中国线上消费信贷市场规模有望从3270亿元增长至3.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84.4%。线上消费信贷类产品主要包括线上贷款产品、现金贷和现金分期付款。

  拍拍贷可谓撞上了大风口。从2007年起,作为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就专注于发展线上消费类贷款目前,目前旗下共有三大APP——拍拍贷理财、拍拍贷借款和曹操贷(提供小额短期的移动现金贷产品)。

  除了赶上消费大风口,拍拍贷扭亏为盈很大一个原因为,在规模经济下运营费用占比大幅下降。

  2015年,拍拍贷整体的运营费用占毛收入比重超过100%,完全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其中,市场营销费占营业收入的63.6%。随着借款人和贷款规模的巨幅增长,市场营销费占营收比已降至2017年的18.7%。在完成了基础用户的原始积累后,拍拍贷的纯线上P2P模式已经趋于成熟。

  背后风险如何?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未知

  在招股书中,拍拍贷明确提示投资者,由于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P2P行业,甚至出现不少诈骗跑路的企业,中国政府已先后发布多项措施加强监管。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公司业务发展。

  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不仅正式承认了P2P的合法地位,也明确了P2P的信息中介性质。这是P2P行业第一部全面的基本法。2015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台。《规定》在划定了24%的民间借贷利率红线的同时,还进一步明确了P2P平台的“媒介身份”。

  2016年则正式进入P2P监管元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该法规被业界称为史上最严网贷监管条例,也意味着网贷行业过去数年的野蛮增长宣告终结。整体来看,中国的金融监管环境呈现出来愈发严厉的姿态。

  随着监管收紧,拍拍贷也曾面临合规风险。

  2017年6月,上海金融监管机构要求拍拍贷纠正部分做法,包括更改“投资者储备金”的提法。紧接着在两个月后,监管层又进一步要求拍拍贷承诺控制业务规模。拍拍贷表示,如果监管方面提出进一步整改要求,势必会影响公司的业务和财务状况。

  与此同时,拍拍贷部分贷款利率超过24%的产品也埋下隐患。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6月末,拍拍贷利率超过年化24%的贷款分别为1.74亿元、24亿元和23亿元,分别占各期间贷款总额的3.4%、12.1%和8.7%。

  根据国内法律,年化利率超过36%的产品属于无效约定。高于24%但未超过36%的产品属于自然债务,虽然约定有效,但一旦发生违约不能通过中国司法制度强制执行。

  在强监管的大环境下,半年净赚的10亿的拍拍贷能否在合规的范围内继续保持强劲增长?虽然上市有望,拍拍贷能否吸引和留存用户、增加平台借贷总额、提高风控管理能力,进而、实现持续稳定的盈利,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