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拉芳库存商品明显上升 去年半年增近500万

2017-01-09来源:作者:panpan
【新闻评论】

  2016年底,继广东丸美IPO首发被否两个月后,广东另一家日化企业拉芳家化再战IPO

  与许多本土民营家化品牌类似,经销渠道是拉芳家化最倚重的销售渠道。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一期,拉芳家化的经销渠道收入占比维持在70%以上。此前,广东丸美过会被否,原因之一便是经销模式的渠道管理问题。

  库存商品积压过多,是拉芳家化发展的另一掣肘。

  鲜明的“家族特点”,也成为拉芳家化谋求上市的隐疾。如依“血缘”而建立的家族股权结构,衍生出了一系列关联交易,涉及租赁、销售和采购等多个方面。

  1月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拉芳总裁办,并发送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经销大客户主要来自云南贵州广西等地

  “爱生活,爱拉芳”,在脍炙人口的广告语下,拉芳一度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在资本市场,拉芳品牌母公司拉芳家化,一直在努力。早在2015年4月,拉芳家化就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上交所,但一直未能如愿。

  2016年12月底,拉芳家化“卷土重来”。

  与许多本土家化品牌类似,近两年后,经销渠道是拉芳家化最倚重的销售渠道。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拉芳家化的经销渠道收入占比维持在70%以上。

  2013年,拉芳家化的经销渠道收入金额为7.08亿元,销售占比为86.37%。此后,拉芳家化的经销渠道销售占比呈现出了缓慢的下降趋势。至2015年,经销渠道的销售占比下降到77.96%。

  根据招股书,拉芳家化的经销渠道布局,主要是通过经销商覆盖中小型超市、便利店及杂货店等销售网点。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拉芳经销渠道的前十大客户身份,拉芳在各个报告期内,分别有5家、4家、4家、6家经销商来自于滇、黔、桂地区。占到当期10大客户的一半左右。

  县级与乡镇营销市场,也是拉芳家化的重要发力点。

  本次募得资金所投入项目之一为营销网络建设,拟投资5.5亿元。

  未来三年,该项目拟每年在华中地区实现乡镇建设目标1218个,每年核心A类店数量为170、170和230个;在华南地区每年实现乡镇建设目标630个,核心A类店数量为110、110和150个。

  前车之鉴:广东丸美IPO因渠道问题被否

  2016年11月6日,日化企业广东丸美IPO首发被否,渠道管理薄弱成为了证监会否决的因素之一。

  证监会发审委要求广东丸美补充披露经销模式及控制、经销商纳税、库存情况、经销模式流程架构、网点分布、生产经营等情况。

  “广东丸美被否提示更多的企业在结构上增加可掌控的销售渠道。”日化营销专家吴志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针对过度依赖经销渠道的公司,证监部门对其业绩可预计性和稳定性产生很大的疑义。

  有了前车之鉴的广东丸美,倚重经销渠道的拉芳家化,能否通过发审委的审核,还仍然是未知数。

  据证监会官网,至2017年1月5日,加上拉芳家化,尚有3家日化企业在IPO排队途中,分别是广东名臣健康用品(蒂花之秀)、浙江珀莱雅化妆品。

  除了珀莱雅主要依靠专营店渠道外,拉芳与名臣(蒂花之秀)均缺乏商超竞争力,依赖经销渠道。与拉芳相似,名臣(蒂花之秀)在2015年的经销渠道收入高达5.65亿元,对应的商超渠道仅为422万元。

  日化专家冯建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本土日化企业在谋求上市时,首先面临的挑战是本土化妆品行业的法规建设不成熟问题。具体而言,就是税负问题。“受制于本土化妆品市场的环境,很多企业都存在税务遗留问题。”

  冯建军进一步谈到,本土民营的洗护日化多集中在化妆品店,批发市场等县级市场以下等流动渠道。“这样的渠道,往往是厂家给代理商,代理商给零售商,零售商给消费者都没有发票。现在公司要上市,生态环境要改写,渠道之间的既有利益分配方式将受到冲击。”

  “以往简单的生意做惯了,大家都不习惯。”冯建军说。广州日化商会秘书长余雪玲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未来日化企业渠道需要根据消费者的习惯变化而变化,才能保持竞争力。

  库存商品攀升,去年半年增近500万

  过去三年一期,拉芳的库存商品呈现出了明显的上升态势。从2013年的1869.36万元上升到2016年上半年的7457.44万元。

  其中,拉芳2015年库存商品达6988.2万元,同比增长125.11%,增幅达3883.85万元。半年后至2016年上半年,又增加了近500万元。

  伴随着库存商品的徒升,原材料和包装物却逐年下跌。

  拉芳在招股书中解释,库存商品在2015年大幅增加,系公司拟推出“美多丝”等新品,为此,于2015年底提前对销售较好的原有品类进行备货。同时,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未能实现2015年预期增长目标。

  据招股书,2015年的库存商品中,主打产品“美多丝”的金额为789.72万元,占当期库存商品比例为11.3%。

  同时,“拉芳”品牌产品则为3747.20万元,较之2014年的1779.15万元增加了近2000万元,占全部3883.85万元增幅的一半以上。

  从库龄来看,2013年拉芳日化旗下的“拉芳”品牌并不存在6-12个月库龄的存货,而在2016年的上半年,该品牌6-12个月的库存产品由2015年的66.99万元上升到111.41万元,增幅为66.31%。

  欧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自2013年以来,一直是拉芳的前十大客户之一。

  新京报记者对位于北京东五环的欧尚大型仓储超市进行走访发现,拉芳在售的洗发水有草本平衡、营养焗油、水漾莹润、去屑养护等系列,400ml的洗发水售价集中在23.5元至29元之间。

  新京报记者随机查看了每个系列的生产日期,多个系列的到期期限集中在2019年。“水漾莹润”系列的洗发水瓶底则出现了2018年2月和2017年4月的到期时限。

  拉芳家化本次筹集资金的投资项目之一是日化产品(洗发水、沐浴露)二期项目,位于安徽省滁州市,总投资1.79亿元,建成后,洗发水和沐浴露产品的年产能将分别达到1万吨。

  “吴氏”家族控股,内部存关联交易

  拉芳家化家族企业特点鲜明,80.55%的股权集中在了“吴氏”一族手上。

  公司实控人为吴桂谦、吴滨华及Laurena Wu,后两者均为吴桂谦的女儿。这之中,吴桂谦与吴滨华各自直接持有拉芳40.28%和12.08%的股份,而Laurena Wu则持有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大广集团100%股权,该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万达国际间接持有公司28.19%股权。

  除了吴氏父女三人外,拉芳的前十大股东中,深圳盛浩源与广东佰乐目也是吴氏家族的“亲戚”。这五名股东合计持有拉芳85.53%股份

  依“血缘”建立的家族股权结构,衍生出一系列关联交易,涉及租赁、销售和采购等多个方面。

  过去三年一期,拉芳向广东金洁、汕头昊骅租赁厂房与办公室。同时,拉芳也向绿柔化妆品经营部进行关联销售,三年一期的合计销售额达998.47万元。前述公司均为实控人吴桂谦之妻子郑清英的企业。

  更多的关联交易来自于采购方面。

  过去三年一期,拉芳向环塑实业、启胜塑料、协盛纸品、和兴印务等企业采购包装物并进行包装物加工。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前述公司合计采购金额的占比浮动不明显,平均15.57%。

  就环塑实业而言,该公司由吴桂谦胞弟吴桂忠配偶的姐妹黄爱纯持有60%股权。

  过去三年一期,拉芳在该公司的关联采购金额合计达到了1.38亿元。同时,自2014年起,环塑实业一直是拉芳第二大供应商。

  拉芳家化称,报告期初,公司章程中没有对关联交易的决策依据、决策程序及定价依据作出具体的规定。

  “经过股份制改造及上市辅导后,公司逐步实现了规范运作,针对关联交易情况,公司制定了相应的决策依据,并据实履行相关程序。”拉芳家化称。

  如上市成功,拉芳是否会着力扩充商超渠道?在库存出现积压的形势下,继续加入生产线,是出于什么考虑?1月6日,新京报记者就此致电拉芳总裁办,并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