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感悟:投资精益求精的企业

2017-12-06 16:51:10来源:闲来一坐作者:闲来一坐

闲来一坐s话投资是一个提倡价值投资的好同志,瞄股网会持续发布该专家的股市看法文章。

  有球友将我2012年11月2日的帖子重新翻出来了。于是我重新读一读,感觉仍有分享的现实意义,于是就将之搬到公众号上来了。时光荏苒,自2012年11月到至今,恍然间已经7年的时间,但是今天我们检视这些投资标的,如贵州茅台、同仁堂、东阿阿胶、格力电器,似乎仍在印证着我当时的观点:对于那些具有精益求精、追求产品极致的企业,我们当纳入投资视野。

  本人认为,选择一个长投标的,除了利用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费雪的成长股理论进行检验以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一看这家企业是不是对其产品和服务做到精益求精,追求完美,追求极致。如果从种种公开信息中确认“是”,那么持有这样的企业就会让我们感觉夜夜安枕。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格力电器。自己一向评价:它是表面看来并不是价值投资者理想的投资对象,却是给它的长期投资者带来丰厚回报的优秀企业。格力之所以成为“好空调”的代名词,近几年在经济整体放缓的情况下仍然保持逆势增长,成为连续六年的“超预期王”,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这家企业始终坚持将空调产品做到极致。在这方面,应该说格力有着太多的故事,比如,对研发的近乎无理与苛刻,一件产品出来了哪怕有几毫米的不足也不放过;为了不拿消费者当试验品,而对产品进行的各种野蛮的技术试验;为了“逼”出让消费者放心的产品,而进行“放蛇行动”,就是在生产线上的某个环节故意加入一个有瑕疵的配件,看下面的质检程序能否发现,如果不能就要惩罚,如此等等,他们对产品的精益求精程度常常令人拍案叫绝!

  报载,2011年9月格力电器曾向全社会发出寻找20年老用户的征集令,短短一个月间,报名参加“格力20年品质见证大使”的用户总数为13101人。在这1万多名老用户中,使用年限最久的空调长达25年,生产日期为1986年6月,由格力电器前身海利空调器厂生产。而在所有的1万多名消费者中,其使用的格力空调均超过了15年的年限,即全部是在1996年11月18日前购买的。而根据格力的长期市场调查和用户跟踪反馈记录统计,使用年限15年以上的老用户,还远远不止这13101人,保守估计在10万人以上。时间是检验产品品质的一把刻尺,一台普通空调,寿命在8至10年之间,而从格力“20年品持见证大使”名单中看到,入围老用户所使用的格力空调均有18年以上,年限最久者为25年,而使用近20年以上者近10万人!

  再如贵州茅台,为什么它长期在消费者心目中保持了“国酒”这一至尊的地位(近期关于茅台申请国酒商标與论炒得沸沸扬扬,其实不管它通过与否,问问我们身边的寻常百姓又有多少不认为是呢,茅台“国酒”这一至尊的地位其实早在存在于消费者心中,通过与否并不重要,当然这是题外话,暂且不提)?很为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其对产品质量、品质的苛求。诚如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所说的:“茅台酒的质量是我们的生命。”典型的体现就是国酒人常说的“四个服从”。即是:当产量与质量发生矛盾时,产量服从质量;当成本与质量发生矛盾时,成本服从质量;当效益与质量产生矛盾时,效益服从质量;当速度与质量产生矛盾时,速度服务质量”。茅台人对于茅台酒质量的苛求,则表现在整个生产的全过程,例如:始终不渝地坚守五公斤粮食产一公斤白酒的定律。所以,茅台酒生产的粮耗之高,在中国白酒企业中是首屈一指的,这也是茅台酒香醇的重要原因之一(粮耗过低,产量过高,虽然酒的成本降低,但其质量却受到极大的影响)。根据这一高标准要求,茅台酒厂车间只设质量奖,不设超产奖。

  再如,对茅台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前董事长季克良在其最近发表的《坚持科学发展 国酒茅台创造10年辉煌》中讲过这样一个小故事:10多年前,一位行业资深专家到茅台酒厂参观考察说,“老季,你们怎么不把取酒温度降低几度呢?那样可以多产酒啊!”季先生说,我们完全明白那是好意,因为降低温度就意味着多产酒,多产酒就意味着多挣钱。以当时的生产规模来计算,我们随便降低几度温度取酒,就意味着每年可以多创造出数以亿计的销售收入。对于一家正处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这个诱惑无疑是巨大的。但是,这位专家的一番好意还是回绝了。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高温取酒是茅台酒酿造工艺的一大特色,茅台酒的取酒温度是37度以上、40度左右,在取酒过程中,高温能够让很多低沸点有害物质挥发掉,这就是茅台酒喝起来不上头、不刺喉的一个重要原因。绝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失了大节,丢掉茅台酒的价值底线。翻开茅台集团发展历史,此类为了坚守质量而做出抉择的事例还非常多。可以看到的是,坚守质量一直是贯穿于集团发展历史的一条主线。茅台酒从2000多年前的枸酱酒走上今天中国“国酒”的至高无上地位,始终如一坚守的就是“质量第一”的责任和使命,并在这个极其漫长的里程中,以最执着的信念、最真诚的付出,创造了中国传统名优白酒品牌——贵州茅台酒的“质量神话”。

  提起中药,许多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三个字——同仁堂,这块中国传统医药行业的 “金字招牌”,历经343年的风雨沧桑,已然成为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优秀代表。我们无论在同仁堂药店里,还是在车间里,会注意到这样一幅训规:“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位虽贵必不敢省物力”。这条古训是在清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同仁堂初期创业者乐凤鸣在《乐氏世代祖传丸散膏丹下料配方》一书序言中明确提出的,后来成为历代同仁堂人在制药过程中必须遵循的行为准则。

  现代同仁堂人,正是在继承优良道德文化传统基础上加以发扬光大,并在现代化的生产经营实践中逐步提升,形成了新时期的“德诚信”精神。这突出地表现在同仁堂的质量意识和服务意识上。比如,为了让每一位顾客都能买到放心药,药店采取各种措施,杜绝假冒伪劣商品进店。药店建立了从采购、验收、保管到销售,一环紧扣一环,层层把关的质量检验制度。在收购野山参、鹿茸、冬虫夏草、牛黄等名景药材时,要派经验丰富的中药专家亲临产地,看货选样。俗话说 “丸散膏丹,神仙难辨”。传统的中药生产鉴别所凭借的经验,是对药物的眼看、手摸、耳闻、口尝的感性认识。但鉴于现今假冒伪劣药品充斥市场,同仁堂的产品除了传统的鉴别方法外,要由质检科送权威检测部门检验,合格后方可销售。正由于同仁堂对质量的坚持,才让同仁堂成为了永不褪色的“金字招牌”。

  现代同仁堂还继承发扬热心为顾客服务的优良传统,想顾客之想,急顾客之急,为顾客排忧解难。代客煎药、药品邮购等都是同仁堂的传统服务项目,虽然不盈利甚至是亏本生意,但同仁堂坚持至今,依然不悔。在同仁堂药店扩大经营面积、进行建设改造时,曾有人建议取消代客煎药业务,但被同仁堂拒绝了。此外,药店还聘请有经验的老药工、老药师坐堂咨询,免费为顾客服务。许多店堂员工帮助年老顾客开票、交费、取药,甚至送药到家,既赢得了顾客的赞誉,也赢得了同仁堂的声誉。

  从古训到新时代的“德诚信”精神,百年老店同仁堂这三百余年的坚持和变通,造就了同仁堂这个百年老店的今日辉煌。

  滋补国宝东阿阿胶,2000多年的品牌。报载,今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指定检测机构对其出口的阿胶原粉842项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细菌等检测项目均为零检出,这标志着东阿阿胶的阿胶原粉通过了日本一次性检验项目最多、最严格的检测。

  众所周知,日本保健品市场巨大,对食品安全要求苛刻。要想在巨大的日本市场站稳脚跟,赢得日本市场的认可,最重要的就是要拥有过硬的产品质量以及安全可靠的效果。2010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指定检测机构对山东东阿阿胶的阿胶原粉进行了243项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二氧化硫、环拉酸等项目检测,结果显示,所项目均为零检出。而此次842项的检测是继2010年日本检测机构对东阿阿胶原粉检测的“升级版”。这842项检测项目包括725种农药、108种兽药,属于日本最高级别的残留检测。再加上5种重金属(水银、铅、砷、镉、铬)、金黄色葡萄球菌等3项微生物以及各种抗生素等,共计842项的检测结果都为零检出。这是日本最高级别的残留检测。

  熟知东阿阿胶的投资者会知道,这个结果其实来源于公司对“全产业链”的质量管控。作为国内阿胶行业第一品牌,东阿阿胶传统制作技艺精湛,有近百余道、历经千年历练传承的传统工艺。东阿阿胶在全国首家制定了《阿胶生产工艺规程》和《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被列为国家级保密工艺。在继承传统工艺精华的基础上,公司近几年来首创了蒸球化皮、微波干燥晾胶、重点工序自动控制、远红外烘干及紫外线杀菌、微波干燥技术、DNA指纹图谱鉴别阿胶真伪等多项专有技术工艺,提升了质控水平。

  近两年,一些新的竞争者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于是有的投资者对东阿阿胶公司产生种种疑虑,甚至感觉“狼来了”,然而如果东阿阿胶始终保持自己“道地”地位和以及对产品最高品质的这种追求,真的又是那么可怕吗?!

  美国有苹果,德国有宝马,这些都是扬名世界的非常优秀的金字招牌。然而,在这种金字招牌后面绝对少不了的是那么一种精益求精、追求极致、追求完美、追求卓越的精神与文化。我们中国哲学向来讲究大智若愚,有时表面看来(特别是在令人浮躁的今天),这种对产品与服务质量的追求显得不合时宜,甚至愚钝,然而优秀伟大的企业正是凭着这种“愚钝”不断地赢得消费者的信赖,在消费者心目中筑起了自己的金字招牌。我们知道,市场经济的特点之一就是常常面临竞争性、创造性毁灭,纵观国内国际市场风云,真正能够成为百年老店的企业真是凤毛鳞角。最近本博转载一篇图文《十大百年品牌记:中国老字号如何重生?》,自己认为十分值得令人玩味。图文指出,时至今日,许多当年名冠四方的中国老品牌早已衰败,甚至消失殆尽;但也有那么十来个品牌依旧风生水起,例如茅台、同仁堂、张裕、全聚德、老凤祥等。上海交通大学品牌研究所所长余明阳说:“中国有15,000个老品牌,有1,500个还活着,150个活的还算不错,但只有10个能够称得上活的很好。”死掉的自然是因为不思变革,被时代洪流冲走了;但活下的却有着各自不同的存活之道。本文无意也无力去探寻这十大品牌的长久生存的秘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这些长寿的品牌无一不是对自己产品和服务品质进行精益求精、至善至美的追求与坚守。

  长期投资就要投资那些具有恒星特质的超级明星企业,而不要投资那些稍纵即逝的流星。作为普通投资者,作为企业的局外人士,或许我们没有更好的途径去探寻一家企业如何具备这种长寿的基因。但是,如果我们发现一家企业对自己的产品与服务是那么精益求精、至善至美地追求,那么我认为至少我们能够从中看出一点点端倪(当然不会是全部)。因为产品和服务能够做到精益求精、至善至美(高管们口头上说说谈谈容易,但真正落实到产品和服务上又何其艰难也),常常透露着这家企业有着较为有效的管理体制与机制,有着那种打造“百年老店”的高远理想与追求,而这种理想与追求一旦形成这家企业的文化积淀与惯性运转(也常常在其产品和服务中体现出来),那么或许它就真离长寿型的企业进了一步。

  按:以上有关材料均来自于公开报道,既然是公开报道自然就难免有溢美之词,还望博友斟酌鉴别。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