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证券和光大证券最新内部传真纪要(6月1日)

2016-06-01来源:作者:panpan
【新闻评论】

  国信证券

  资金供给:六月底面临MPA季末考核,超储率维持低位,降准必要性仍存

  回顾五月份资金面情况,五月份资金面供需力量均较弱,资金利率波澜不惊。资金供给方面,五月份仍然面临了来自于财政存款上缴和外汇流出的压力,通过MLF投放和公开市场滚动共计投放资金近1000亿元,五月信贷增长预计较弱缴准压力较小,总体而言,五月超储率预计环比四月小幅下降,维持低位。资金需求方面,五月底待购回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下滑,反应市场资金需求增速变缓。供需力量均较弱的情况下,五月资金面较为稳定。

  进入六月份之后,在超储率维持低位的同时,由于六月底是MPA的每个季度末考核时间点依然可能出现如三月底银行对于非银机构(券商、保险基金类)的资金融出规模会降低而导致的非银机构结构性和阶段性的资金紧张。

  资金需求:待购回债券余额相对平稳

  截止5月30日,银行间待购回余额为4.4万亿元,同比增速41%,增速持平于四月份。交易所待购回余额1.18万亿元,同比增速71%,增速小幅上行。综合来看,五月以来总体待购回债券余额增速有所下降。

  我们用待购回余额/可质押债券托管量+1来表示债券市场场内的总体的杠杆水平。 交易所方

  面,扣除非公开发行债券,四月场内杠杆水平为127%,环比回落。银行间托管的可质押的债券托管量达到40万亿元,由于大量的债券品种由银行自营持有,并没有放杠杆,所以整体来看,银行间杠杆率维持在108.5%左右。整体的场内杠杆水平并不高。

  光大证券

  对于浮息债和固息债来说,浮息债可以防范利率风险,尤其是在加息周期内。而在降息周期,固息债更具有收益优势。对于以1年期定期存款和SHIBOR为基准利率的浮息债来说,SHIBOR的变动比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变动更为迅速,更加灵活,在加息周期内,SHIBOR浮动利率债券更有优势。

  我们用基准利率+点差曲线收益率-同期限政金债到期收益率的方式来计算目前浮息债券与固定利率债券的利差。计算结果如下:截止目前,以SHIBOR为基准利率的浮动利率债券与固定利率政金债利差较低,1年、3年、5年、7年、10年利差分别在12BP、9BP、16BP、15BP和1BP左右。以一年期定存为基准利差的的浮动利率债券与固定利率政金债利差较高,1年、3年、5年、7年、10年利差分别在10BP、34BP、58BP、64BP和51BP左右。从目前的绝对收益水平来看,以一年期定期存款为基准利率的浮息债券投资价值高于以3个月SHIBOR为基准的浮动利率债券。

  自2011年以来,1Y、3Y、5Y、7Y、10Y的浮固利差均值为10BP、34BP、35BP、34BP和33BP(注:以1Y Depo为基准)。当前的利差依次为10BP、34BP、58BP、64BP和51BP,其中,中长久期品种显著高于历史均值。因此,从均值回复的视角来看,当前中长久期浮息债具有比较优势。此外,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债券市场的外部特征类似于2013年上半年,但浮固利差显著高于该段时间。

  我们预计,今年固息债以窄幅震荡为主,很难形成趋势性的交易型机会。与固息债相比,浮息债的估值更有优势,其配置价值更为明显。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