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突击分红104亿 农夫山泉账上只剩5亿

2020-05-11 21:43:52来源:腾讯网作者:小思

  每天都在搬运大自然的农夫山泉要上市了。

  没几天前,农夫山泉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招股书显示,近几年农夫山泉的业绩并不差,2019年的营收达到240.21亿,分红96亿。其中,创始人钟睒睒可以独得83.9亿。

  可以说,这很土豪了。

  不过,想象不到的是,农夫山泉在上市之际,猛然缺水。这家土豪,账上现金等价物只有5亿元,还突击借来了一大笔钱。

  农夫山泉只剩5亿

  曾经的农夫山泉有点甜,今天的农夫山泉有点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农夫山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81亿元。作为一家年营收超过240亿的大型企业,这几乎可以被视作是没钱了。

  但农夫山泉的故事显然要更多。招股书中还透露,2020年1月1日至3月31日的3个月里,农夫山泉的银行贷款共增加了15.5亿元。这也被包含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内。

  换句话说,农夫山泉自有现金只剩下了5.31亿。

  诡异的是,根据招股书的说明,农夫山泉2019年营收高达240.21亿,净利润为49.54亿。

  查看一下农夫山泉近年来的业绩,可以发现农夫山泉本身是赚钱的。

  2017-2019年,农夫山泉连续三年盈利。这三年,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 、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

  净利润则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同样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10%的平均水平。

  仅2017-2019年的三年间,农夫山泉累计净利润共有119.52亿元。

  钱呢?

  上市前突击分红104亿

  2019年农夫山泉账面现金大量减少主要原因是,分红。

  在招股书中,农夫山泉解释,截至年末其结构性存款减少人民币3,400百万元(34亿)及我们的现金及银行结余减少人民币681百万元(6.81亿)。

  原因就是在“2019年提取了资金以向本公司股东支付人民币9,598百万元的股息。”

  2019年突击派息的96亿元,是2017年、2018年的26倍。

  2017年农夫山泉派息3.67亿元,2018年同样是3.67亿元。分别占当年利润的10.84%,10.16%。

  2019年,派息猛增至96.0亿元,是2019年利润的约1.94倍。

  三年加起来,农夫山泉的分红金额一共为103亿元。也就是说,这次突击分红几乎把三年赚回来的119亿元利润分完了。

  这一操作很是奇怪。

  工商信息显示,目前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直接持股17.8634%,此外,其还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38%的间接权益。

  养生堂是钟睒睒于1993年创立的公司,主营保健品。目前,钟睒睒直接持有养生堂98.38%的股权,还通过其个人独资的杭州友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养生堂1.62%的股权。也就是说,养生堂由钟睒睒100%持股,养生堂持有的69.5838%股权,也归钟睒睒所有。

  由此,钟睒睒共计持有农夫山泉87.4472%的权益。

  一句话,上市前三年103.34亿元派息,钟睒睒可以获得90.37亿元。2019年派发的96亿元分红,钟睒睒个人可以获得83.9亿。

  2020年4月,农夫山泉又马不停蹄派息9亿,这笔2017年、2018年两年的派息总额还高。

  去年底到今年4月,农夫山泉突击派息总额高达104亿。

  别人家上市都是想尽办法把利润做得好看,农夫山泉上市倒是要先把所有利润全都分了。

  是怕上市以后自己分红受限制吗?

  上市前突击分红的事此前也曾在资本市场发生。2018年,公牛电器递交上市申请,也曾在2017年突击分红22.55亿。当时,就有分析师称,“上市前突击分红肯定不利于公司的发展,因为公司要正常发展的话,需要不断地进行技术研发、资金再投入、产品创新及扩大规模等,因此,上市前大额分红,很明显不利于公司未来的发展。”

  可以说,上市前夕,农夫山泉自己掏空了公司老底。

  现在的农夫山泉,多年积累的底蕴已经被老股东瓜分殆尽,上市后的新股东面对的,不是一个手握大把资金的农夫山泉,相反,是一个没多少钱,甚至是背着债务的农夫山泉。

  农夫山泉想上市,还得闯关

  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曾公开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不需要借助资本市场力量的农夫山泉,现在似乎开始需求了。

  在靓丽业绩的背后,农夫山泉2019年度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2019年,农夫山泉总负债为79.14亿元,比2018年的65.34亿元增长了21.12%。资产负债率也从2018年的31.19%,上升至44.47%。

  2017年和2018年,农夫山泉也只借了5000万元。而截止2020年3月31日,公司借贷总额进一步翻倍升至22.5亿元,一个季度增加了12.5亿元。

  上市前夕,农夫山泉 不仅突击派发巨额股息,还突击借钱。而且借款大部分都用来抵消派息产生的缺口。

  2019年底,农夫山泉还借款10亿元,用来抵消2019年派发的96亿股息。

  这瓶农夫山泉似乎有点“骚”味。

  招股书中还说明,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所有可供分配的历史保留溢利应于股东大会当日由本公司现有股东保留,估计金额约为人民币75亿元,其未来可作为股息派付予本公司现有股东。

  翻译一下就是,农夫山泉还有75亿资金会在未来作为股息进行派发。但是这75亿只会派发给“现有股东”,跟上市后的新股东没什么关系。

  但是,老股东们仍然可以享有上市后飙升的身价。

  1996年,康师傅控股在港股上市,现在,它是与农夫山泉规模相当的矿泉水厂商。2019年,康师傅的饮品业务营收为397亿港元,比农夫山泉稍高。

  目前,康师傅控股市值约793亿,去年市盈率约为20.8倍。以此估算,农夫山泉若能成功上市,总市值或可达到1300亿港元。钟睒睒个人身家将接近1137亿。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农夫山泉能成功上市的基础上。

  港交所曾在2018年拒绝了24例上市申请,其中,“并非真有集资需求”占比最高。

  因为这些企业在业务纪录期内,只靠内部资金作为业务营运之用,港交所认为,其理应能够继续以内部资源及/或债务融资作为建议中各项扩充计划的资金。

  没有上市需求,却跑去上市,会被当作是来圈钱的。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