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城蹭热点蹭成龙头股 六连板后突遭立案

2019-11-05 21:49:19来源:新浪财经作者:小思

  最近,借着区块链概念,文化长城(4.910, -0.55, -10.07%)(300089.SZ)近期连拉了6个涨停板,一度变身区块链龙头股

  可好景不长,11月4日,文化长城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粤证调查通字190221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股吧出现一个新词“立案龙”,文化长城由区块链龙头变成“立案龙”。

  11月5日,文化长城开盘即跌停,封单超60万手。今年以来,文化长城风波不断,从子公司失控,到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再到收到“监管函”和被立案调查,文化长城此前不断提示公司存在暂停上市风险的警示。

  《华夏时报》记者拨打文化长城所留电话,但没有人接听。目前,有律所机构已发出投资者索赔预征集。金融律师董毅智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文化长城被立案的依据是信息披露违法,文化长城有很大可能被证监会处罚。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文化长城如存在因虚假陈述而受罚,受损投资者将可以索赔。

  蹭热点蹭成龙头股

  在各种蹭热点的区块链概念炒作中,文化长城的涨幅确实有些让人意外。

  自今年9月以来,公司连续发布了7则公司可能会被暂停上市公告,原因是文化长城2018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若2019年年报继续被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则会触及“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规定,深交所可能暂停其股票上市

  尽管有风险提示,但依然挡不住股价的狂飙。10月21日下午,公司股票出现强势涨停,调整两天后,10月24日、10月25日,股票分别再度涨停。如果说当初是因为创业板壳概念的炒作,到后期,文化长城则借着子公司的区块链项目炒起了区块链概念。

  10月26日起,一则关于文化长城子公司翡翠教育2017年开始布局区块链产业,2018年3月取得四项区块链技术著作权的消息在各大论坛流传。

  从10月28日到10月31日,文化长城连续四个涨停,成为当时市场连板最强股。《华夏时报》此前报道《区块链无厘头炒作 文化长城四涨停实则失去对相关业务子公司控制》,文化长城子公司的区块链项目即使存在,也并不归属于文化长城,因为文化长城已失去了对翡翠教育的控制。

  而文化长城股票价格的异常波动,不仅引发了投资者的聚焦,也引来了监管机构的关注。10月28日,深交所向文化长城下发问询函,要求其对2018年年报的研发投入项目中,6项软件著作权的名称或说明中涉及区块链的情况进行说明。

  10月30日晚间,文化长城回复了问询函。

  从回复来看,文化长城所谓的区块链技术,不但对于公司经营业绩尚未产生影响,而且对于深交所要求说明的研发周期、投入金额、已签订单等关键问题,相关回复也并不明晰。

  具体来说,公司2018年年报中有6项软件著作权的名称或说明涉及区块链,其中2项为河南智游臻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智游臻龙”)及其子公司开发,4 项为北京翡翠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翡翠教育”)及其子公司开发。

  公司在回复中称,智游臻龙及其子公司开发的上述2项软件目前正在部署调试中,尚未投入应用,对公司经营业绩尚未产生影响。

  本报记者从智游臻龙的官方网站上看到,其描述仍然是一家集实训、研发、外包、投资、人才输出等多项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性IT服务公司。根据业务板块可以看出,智游臻龙的主营业务仍是IT培训,并未有任何涉及区块链的技术和业务。

  关于另一个公司翡翠教育文化长城直接回复称因公司对翡翠教育失去控制,无法从翡翠教育获取资料,故对翡翠教育拥有的4 项软件著作权所涉及的销售订单、已实现业务收入及利润、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等无法判定。“截至相关回复出具之日,公司对翡翠教育已失去控制,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翡翠教育也不再向公司提供定期报告、财务报表等文件。”

  子公司失去控制

  文化长城总部位于广东潮州,是国内首家上市的创意艺术陶瓷企业,公司于2010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2015年,文化长城开始涉足职业教育产业,并陆续收购联汛教育河南智游臻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年底,公司主导了一场国内金额最大的教育行业并购案,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北京翡翠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翡翠教育”)100%股权,交易价格15.75亿元。

  不过,令市场意外的是,在当年3月翡翠教育100%的股权过户至文化长城名下后,翡翠教育核心管理层和经营团队未曾向董事会进行经营述职,且存在多次违规进行资金调拨、对外投资、对外收购、对外处置子公司的行为。

  今年6月24日,文化长城曾公告提到,在收购期间,翡翠教育存在隐瞒陈述,部分股东违反协议非法质押股票,违反公司规定,且翡翠教育不配合公司管理。而翡翠教育的几名股东,则以“文化长城董事长蔡廷祥、副董事长吴淡珠个人存在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情形以及董秘任锋未履行职责”为由,要求罢免上述三人的董事任职资格。

  今年10月10日,深交所对文化长城下发的《监管函》,内容也是有关翡翠教育审计受限等问题导致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一事。《监管函》显示,文化长城子公司北京翡翠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审计范围受限,以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文化长城子公司广东联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大额采购无形资产的真实性、合理性,文化长城大额预付、其他应收款项的性质及可收回性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作为对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的基础,由此,文化长城2018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文化长城发布的前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2.79亿元,同比下滑63.79%;净利润盈转亏1298.63万元,同比下滑109.50%。对于突发的立案调查事宜,持有文化长城的投资者已在股吧“炸开了锅”,都期待能在第一时间逃离。但面对早盘超60万手的封单,仅有1500多万的成交量,显然没有多少幸运的脱逃者。

  值得的一提的是,11月4日,文化长城因成为日振幅值达到15%的前五只证券、日跌幅偏离值达到7%的前五只证券、日换手率达到20%的前五只证券上龙虎榜,买一前五主要为东方财富(15.360, 0.16, 1.05%)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等,金额多为几百万元规模,而卖出前一华泰证券(17.850,0.09, 0.51%)成都蜀金路营业部,金额多达1000万元,卖二卖三分别为800多万元、900多万元,这也意味着后期文化长城的炒作主要是散户接盘。

  市场投资人士吴钩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文化长城借区块链概念炒作,打造连板龙头股,成为市场人气股,后期主力锁仓,进一步提升了连板的高度,但这种股问题丛生,属于纯概念炒作,涨幅越大风险越大,股价怎么上去就怎么下来,炒到最后往往是一地鸡毛,投资者面对问题股尤其要谨慎。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