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袭来股价“溃败” 金逸影视全线崩盘

2019-06-05 21:46:15来源:21财经作者:小思

  金逸影视(002095.SZ)全线崩盘。

  6月5日,金逸影视连续四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自其上演诡异“心电图走势”引发深交所重点监控以来,金逸影视累计蒸发市值近35亿元。

  然而有趣的是,纹丝不动的跌停板仍没能压制住游资想要“翘板”的心。在连续四个交易日的跌停中,金逸影视仍然创出了“天价”成交额。

  5月31日和6月5日,金逸影视均为跌停状态,却分别创出了6.98亿元和11.38亿元的成交额。其中6月5日午后,金逸影视短暂打开跌停板,换手率69.01%,但这只是昙花一现,之后又迅速封死跌停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继诡异K线图、游资“左右对倒”后,曾经“涨势汹涌”的金逸影视跌倒在了监管重拳手中,市值大幅蒸发的金逸影视,正在上演一场“跌停”放量,接力求生的戏码。

  股价与基本面背道而驰

  走势日渐诡异的金逸影视,俨然成为了庄股的代名词。

  从2019年开始,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次新股,就展现出了远超大盘、同行业上市公司的走势。

  根据2019年1-5月,金逸影视累计上涨158.25%,同期上证综指上涨16.07%,同属影视院线行业A股企业均走势平平,其中华策影视、北京文化、光线传媒、万达电影等上市公司今年1-5月分别下跌了28.79%、6.23%、8.42%、13.3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1-5月期间,股价涨幅超过158%的上市公司只有31家,除了金逸影视外,其他涨势汹涌的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畜牧养殖、稀土、化工电子等产业,其中涨幅最高的福莱特是2019年2月15日上市新股

  而金逸影视作为一家规模与业绩平平的影视股,继却缺乏题材炒作,也不具备优良的业绩成长性和核心竞争力,却在一众“牛股”中脱颖而出,成为A股“头部”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报,金逸影视营业收入20.10亿元,同比下降8.24%;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25.29%;扣非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降39.33%。同期,公司经营性现金流1.67亿元,同比下降59.39%。

  2019年一季度,金逸影视实现营收5.62亿元,同比下降4.54%;净利润3231.03万元,同比下降42.59%。

  缘何会出现这样基本面与股价“背道而驰”的戏剧性反差?或许要从金逸影视的股东结构开始说起。

  作为一家2017年10月才上市的企业,金逸影视在外流通的股数仅有6700万股,这给了游资“股价操纵”的空间。

  与部分牛股总会获得“机构“力捧不同,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金逸影视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机构股东逐渐“离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自然人”的身影。

  截至2018年底,金逸影视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九个席位属于自然人,第二大流通股股东的席位被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占据。

  到了一季度末,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全部洗牌,除了社保基金四一三组合外,中信证券突然跻身其中,持有97.48万股,占据第6大流通股股东席位。

  另外8家自然人股东全为新进股东,合计持有942.30万股,占金逸影视全部流通盘的14.06%。

  游资左右对倒

  流通盘的大洗牌与超高的换手率,是伴随金逸影视股价一路冲高的重要现象,但并不能看出金逸影视的异常之处,这也是金逸影视从未“暴露”,并且还吸引中信证券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5月30日,金逸影视表演出“画线绝技”,从而暴露了大量游资玩弄“左手倒右手”的把戏,也许还有更多投资人被“迷惑”。

  彼时,金逸影视放量剧震,在早盘低开低走半个小时后,10时突然迅速拉升至接近涨停,最高涨8.7%,股价创历史新高41.58元。不料刚到定点后股价就遭遇闪崩,一路走低至跌停板。

  这还不算最精彩的,接下来的一幕才是这家业绩平平的小盘股被“全民侧目”的主要原因。

  短短一个交易日内,金逸影视经历了拉升、跌停、直线拉升、跌停、直线拉升多重反复。在分时图上是上一秒跌停,下一秒拉升,再下一秒又被按死在跌停板上。

  当天,金逸影视总成交额突破16.06亿元的“天量”,换手率高达68.04%。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其30日盘中股价反反复复,累计触及跌停多达105次。

  5月30日龙虎榜数据显示,金逸影视存在游资对倒的嫌疑。

  其买方前二席位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营业部,分别在买入6637.58万元、6187.34万元的同时,又卖出6306.19万元、6234.70万元,位居其卖方席位的前四和前五。

  同时,其卖方第一席位国联证券湖北分公司,在卖出7169万元的同时又买入4675万元,这家营业部在金逸影视的“炒作”游戏中乐此不疲,四天之后(6月3日),国联证券湖北分公司再次占据了金逸影视买、卖席位的第一名。

  随后,深交所宣布对金逸影视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监管袭来股价“溃败”

  监管一出手,金逸影视瞬间“崩盘”,在此后的多个交易日虽有资金想要撬动一字跌停板,但最终均已失败告终。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金逸影视的成交金额却并没有减少,期间还上演了一场严密、秩序井然的撤退行动。

  龙虎榜上的“老面孔们”,开始主要尝试单兵作战,以“左右对倒”的形式自救,随后则演变成颇具地域特色的“深圳卖、上海买”的模式,两地营业部默契配合,达成了一众“无声”的共识。

  但到了6月5日,市值增发35亿后,“默契协作”掩护深圳地区游资“撤退”后,上海地区的营业部也开始了“大逃亡”。

  5月31日龙虎榜显示,金逸影视前四大买入席位被“上海地区的营业部”占据,其中德邦证券上海南京西路、东兴证券上海陆家嘴、恒泰证券上海吴淞路、华创证券上海东方路分别买入5506.15万、5295.50万、4833.82万、4085.11万(合计买入1.97亿元,占当天总成交额的28.24%)。

  当天,上述四家营业部累计卖出仅为41.73万元,而绝大多数的“卖单”由深圳地区的营业部完成,其中天风证券深圳深南大道卖出6943.26万元,买入0,中天证券深圳民田路卖出5494.19万元,买入0。两家营业部卖出金额占总成交额的17.81%。

  6月3日,金逸影视的龙虎榜上仍然是老面孔,且一如既往地耍着“左右对倒”的把戏。

  其中,在30日已经活跃一把的国联证券分别买入和卖出7090.08万元和7169.44万元;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则在当天分别买入和卖出6637.58万元和6306.19万元;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买入和卖出分别为6187.34万元和6234.70万元;德邦证券上海南京西路分别买入和卖出5509.25万元和6656.65万元;东兴证券上海陆家嘴分别买入和卖出5297.91万元和5975.97万元。

  不过,在以上营业部沉浸于“自买自卖”的交易中时,天风证券深圳深南大道仍在专心致志地“减持”,6月3日,该营业部卖出7039.64万元,买入为0。

  6月5日,金逸影视在跌停板中再创成交金额的新高。

  前期疯狂买进的各大上海地区的营业部成为了“撤退”主力军,而在“左右对倒”游戏中乐此不疲的“国联证券湖北分公司”和“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也开始了逃亡,分别卖出5595.49万元和4733.40万元,买入为0。

  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恒泰证券上海吴淞路、德邦证券上海南京西路则分别卖出4467.58万元、3544.21万元和3512.96万元,买入则为0、37.78万元和2.4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6月5日买入的前五大席位也并非完全“生面孔”。

  其中,当天第三大买入席位“长江证券北京广渠门内大街”曾是5月31日的第四大卖出席位,第四大买入席位“平安证券福州长乐北路”曾是5月30日的第五大买入席位,第五买入大席位“华林证券泉州宝洲路”曾是5月31日登陆第五大卖出席位。

  而“诡异”的变动背后,或许是“巧合”,但也有可能是“撤退行动”的新阶段,这些疑惑都有待监管结果做出解答。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