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长油打响首例退市股重回A“第一枪” 徐翔家族突击入股或已浮盈7600万

2018-11-05 13:03:45来源:同花顺财经作者:小思

  受消息面长油回归影响,ST板块全线上涨,ST升达、*ST工新、*ST成城、*ST德奥、*ST圣莱等12股涨停。

  11月2日,退市长油(600087)公告称,上交所同意了公司重新上市申请,并表示在三个月内办理完办理完成相关手续后向上交所申请股票上市交易。这意味着,长航油运将打响首例退市股重新回归A股上市的“第一枪”。

  从2010年开始,长航油运创下了连续4年亏损的纪录,四年亏损总额近80亿元,公司也因此于2014年退市。彼时,有近15万股东陪着买单。

  在退市当年,长航油运实施了破产重整,剥离了最大亏损源VLCC船舶(超大型油轮),减少了巨额债务负担。此后,公司在未改变主业和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通过自身努力,逐步改善和恢复了持续盈利能力和持续经营能力。

  据了解,公司业绩于2015年之后开始好转。公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4.79亿元、57.81亿元和37.2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28亿元、5.60亿元和4.11亿元。

  截至9月30日,长航油运有投资者近12万股东,停牌前价格为4.31元/股。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公司重新上市消息发布后,公司投资者开始沸腾,纷纷恭喜祝贺。甚至有投资者幻想公司重新上市后会有多少个涨停板。

  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9月末,长油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六名“大牛”。其中,徐翔及其两个关联账户(郑素贞和应莹)分列第八至第十位股东,各持有550万股;“牛散”王东武持1309.06万股,名列第二大股东;“ST股专业户”陈庆桃持有800万股,列第五大股东;有“重组牛散”之称的蒋炳方持有715.1万股,列第六大股东。

  其中,2014年6月份,徐翔突击入股,用徐翔、徐柏良(徐翔父亲)、郑素贞(徐翔母亲)、应莹(徐翔配偶)的账户大举买入,四人合计持有2200万股长油,彼时,公司股价为0.7元/股。有市场人士分析,按照公司停牌前4.31元/股的价格计算,徐翔已经浮赢8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破产重整后,公司前十大股东大换血,银行金融机构包揽公司前十大股东从第二至第十的席位。

  退市长油重新回归A股消息,让市场将目光再次聚集到已经退市的上市公司上,而对于退市股的回归,上交所表示,重新上市制度的目的,主要是支持退市公司在恢复持续经营能力、健全治理结构,真正达到上市公司规范运行要求后,再回到主板市场。同时,退市公司必须专注主业、努力改善经营,真正恢复公司造血能力,才能满足规定的重新上市条件。

  徐翔家族突击入股 或已浮盈7600万

  长航油运的“复活”,让前私募一哥徐翔的身影再次显现。

  长航油运2014年一季度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并没有徐翔、郑素贞、徐柏良、应莹,而这四人最早出现是在2014年半年报,上述四人各自持股550万股,分列长航油运第六-第九位股东。

  以此推断,徐翔等四人在4月1日之后才进入长航油运前十大股东,也就是其退市前最后的30个整理期交易日。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库显示,该30个交易日(2014年4月21日-2014年6月4日)的成交均价为0.82元/股。以此计算,徐翔等四人入股成本约为1804万元,而长航油运在老三板停牌前股价达4.31元/股,市值216.49亿元,如果徐翔等人没有在老三板卖出所持股票,那么其浮盈最高可达7678万元,估算浮盈率达426%。

  天眼查显示,徐翔执掌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三位股东,分别是徐翔、郑素贞、徐柏良,而应莹是公司的监事。

  公开信息显示,郑素贞为上市公司大恒科技控股股东与实控人,而在大恒科技2016年11月10日披露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有如下描述“传闻徐翔案出现最新进展,而泽熙及徐翔持有的股权将被司法拍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郑素贞女士与徐翔先生为母子关系”。

  此外,在大恒科技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中,有如下一段描述“郑素贞配偶徐柏良持股99%”。

  上交所:为今后退市公司申请重新上市提供示范

  重新上市制度由沪深两所在2012年退市制度改革中建立,于2014年做了修订。

  “2014版”有如下几项主要要求:一是,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净利润以扣非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二是,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5000万元或者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累计超过3亿元;三是,公司最近三年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发生重大变化,最近三年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等。

  上交所表示,重新上市制度是退市制度中的一项重要配套制度,这次长航油运重新上市,是重新上市制度实施以来的首单实践,对市场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打通了公司上市、退市、重新上市的通道,有利于形成比较明确的制度预期。从公司实际情况看,公司主业比较突出,在油运行业具有领先地位,退市后没有借壳,主要靠自身努力增强了持续经营能力,这些情况为今后退市公司申请重新上市提供了比较好的示范。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