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激活民间资本投资热情 政府逐步放宽相关规制

2017-09-27来源:作者:panpan
【新闻评论】

  负面清单制度一旦付诸实施,意味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包括民营资本、外资在内的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这将大大激活民间资本的投资热情,包括在民生保障方面的投资热情。可以预计,随着政府逐步放宽相关规制,民间营商禀赋将进一步激活。若再辅之以高质量的教育和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则必将进一步增强亿万民众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乐观预期。

  据悉,我国将于明年起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各方的准备工作眼下正在全面提速,国家确定的第一批试点已进入总结阶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日前分别前往广东福建等地区调研评估。第二批试点的浙江湖北等地区,也已在陆续上报试点总体方案,将抓紧推进完善法规及规章体系、健全市场准入机制等改革任务。未来将重点梳理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等设立的市场准入事项,及时提出调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事项的建议,抓紧推进完善法规规章体系、健全市场准入机制等改革。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是指国务院以清单方式明确列出在我国境内禁止和限制投资经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各级政府依法采取相应管理措施的一系列制度安排。我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改革的首批试点是在去年初确定的,当时决定先行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四个省市试点。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我国已实行了长达30多年的审批制投资管理体制将走向终结,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推动建立现代治理体系、在构建适应全球竞争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方面里程碑式的进步,体现了我国在经济治理领域的深层改革与国家自信。

  据有关专家的分析,我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定位不是用来指导产业调整的,而是为了调整政府和市场两者的关系,目的是更好地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确立企业的市场投资主体地位。市场法律法规是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最根本的依据,而负面清单则剔除某些已过时的法律法规条文。

  从我国经济增长的中长波周期来看,当前面临的增长困难,是经济迈向更高逻辑起点所需克服的阶段性难题,也是我国在由制造业和贸易大国向产业与资本强国迈进过程中政府规制相对滞后的产物。中国市场主体向来不缺营商禀赋,亦不缺乏敏锐的市场直觉,经济要步入更高质量的增长周期,既需要国有企业通过持续深化改革释放活力,提升在全球范围内的资源配置力,也离不开民营资本特别是中小民营资本的责任担当。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理应积极创造条件,以前瞻性的政府规制,切实降低民营资本参与产业发展的准入门槛,营造真正服务于“双创”的制度与产业发展环境。

  毋庸讳言,当下我国各省份之间的经济发展仍然存在快慢不一致的现象。以广东(深圳)、北京上海浙江(杭州)等为代表的东部地区,今天的经济发展动力基本上已经切换到以技术创新和人力资本提升的内生性轨道上了,但东北地区和不少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依然未能完全脱离依靠政府主导下的投资来驱动的轨道。尽管我国今天拥有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迄今仍属尚未完成工业化且未能建成高水准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超级新兴经济体,社会结构和安全生态系统存在一定的脆弱性,民众对民生福祉水准提高的热切期待与国家与社会的整体供给能力存在一定的落差,而这个落差的缩小乃至消除,尤其需要基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财富蛋糕的持续做大,以及有效收入分配制度的切实贯彻执行。

  2016年,全国财政收入为15.95万亿元,较上年增长4.5%,低于当年GDP6.7%的增速,延续了财政收入增幅逐年回落的走势;与此同时,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8.7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6.4%,财政赤字近3万亿元。而从主要支出项目来看,民众极为关注的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增长了13.3%,医疗卫生和计划生育增长了10%,城乡社区支出增长了17.1%,农林水利支出增长了5.9%,住房保障支出仅增长了4.3%,而债务付息支出的增幅高达40.6%,这说明尽管这些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福利效应在逐年提高,但分配不均衡,住房等部分领域存在着较为突出的矛盾。

  今天我国部分省份的经济发展水平已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准,但随着我国逐步进入老龄化时代,养老保险支付缺口有可能逐年扩大。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养老保险基金征缴收入为2.75万亿元,基金支出为3.40万亿元,缺口达6500亿元。如果未来国家财力增长没有超预期的进展,相关资金缺口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我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刚好处在库兹涅茨倒“U”曲线的左半弧,这是我国经济迈向更高阶段的新起点。而在入世红利消减、人口红利消减以及产业转移红利消减的大背景下,如何深耕内生性增长模式进而显著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着力提升经济增长的福利效应,并实现在全社会的广泛覆盖,即实现微观个体的福利水平与国力和财力的同步提升,已成了各级各地政府施政的关键着力点。

  一方面,政府在保障民生福祉方面承担着最大的责任,也是社会安全体系的最终担保人。但债务安排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唯有深耕实体经济发展和前瞻性科技创新驱动,方能摆脱“债务驱动型”发展模式的约束;另一方面,政府要加快推进资源价格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等关键领域的改革步伐,确立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中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构建多维公共服务供给体系。令人欣慰的是,负面清单制度一旦付诸实施,意味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业务等,包括民营资本、外资在内的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这将大大激活民间资本的投资热情,包括在民生保障方面的投资热情。可以预计,随着政府逐步放宽相关规制,民间营商禀赋将进一步激活。若再辅之以高质量的教育和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则必将进一步增强亿万民众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乐观预期。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