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航空行业现状分析:疫情对航空业影响有多大?

2020-03-17 20:52:11来源:瞄股网作者:小爱

“我们中的一些人曾奋斗在全球金融危机、非典爆发和‘9·11’恐怖袭击期间的航空行业。但现在发生的新冠疫情的后果比任何这些事件都要严重。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危机。”

当地时间13日,英国航空董事长写了一封题为《英国航空的生存》的公开信给员工,除了提到以上内容,邮件还表示,公司将停飞大量飞机,数量前所未有,并可能裁员。

在邮件中,英国航空业的萧条及从业人员的悲观态度可见一斑。在英国航空业发生的事,也正在其他国家上演。

北欧航空公司(SAS)首席执行官称,SAS被迫解雇大约1000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90%。而就在这家航空公司宣布裁员的几个小时前,海外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超过中国,这意味着中国以外成抗疫主战场。

疫情凶猛 行业损失或超千亿美元

截至北京时间3月16日5时30分,中国以外累计确诊病例突破8万例,达81625例。,截至3月15日24时,中国国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860例。海外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超过中国。

与中国基本控制住疫情不同,目前海外仍处于扩散期,这意味着确诊病例数字在未来一段时间还有不小幅度的增长。

而美国则是下一个潜在疫情爆发国。直到美东时间13日下午,美国才正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5日23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达3774例。

在此前一天,当地时间3月14日,美国白宫宣布将英国和爱尔兰加入欧洲旅行禁令国家名单,将于美国东部时间3月16日零时生效。至此,欧洲申根区国家受美国旅行禁令影响的数量从26增至28个。

美国政府对欧洲国家实施旅行禁令,原因在于日前世卫组织声称欧洲已成为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震中”。其中意大利确诊人数已经超过20000例,英国政府企图用备受争议的“群体免疫”方式度过疫情。

旅行禁令下达之后,美国航空AA于早前宣布,从3月16日起至5月6日,将削减75%的国际航班。而面向中国大陆的航班暂停至10月底。国内航班方面,今年4月计划比去年减少20%的航班,5月计划减少30%的航班。

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肉眼可见,国外“幽灵”航班(既不卖票,也不载客,却以定期航班的形式飞抵目的地)的频次也在不断增加。国际航空运输协会3月5日天发布疫情对航空业影响的最新预测报告,认为2020年全球航空运输业将损失630亿至1130亿美元的收入,可能与该行业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遭受的损失相当。由于报告在美国下旅行禁令之前,这一预测结果并未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以色列、科威特和西班牙)此后采取的严厉管控措施。

在死亡线上挣扎 已有航司破产

疫情所致最直接的影响是,原本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航司直接破产了。而原本能够收支平衡甚至盈余的航司,面临死亡的威胁,不得不宣布裁员以便度过危机。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毫无征兆,英国航空公司Flybe 5日宣布破产,所有航班都已停飞,英国业务停止交易。在不到两个月前,政府援救下,这家自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航司才从破产边缘走一遭。目前看来,之前的努力不过是延缓它的死亡罢了。

这家在英国运营了41年的航司,提供了2000余工作岗位,200多条航线,它的破产为这一切带来了不确定性。但这只是疫情对全球航空业造成巨大打击的缩影,而这也只是个开始。

据新华财经,莎士比亚·马蒂诺律师事务所的破产合伙人迈克尔·穆里根担心会有更多公司濒临破产。他说:“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对航空旅行需求的影响只是其破产的部分原因,但很明显,该行业将在未来几周或者几个月遭受沉重打击。”

当地时间3月15日,在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北欧航空公司(SAS)首席执行官里卡德·古斯塔夫森(Rickard Gustafson)称,SAS被迫解雇大约1000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90%。

疫情全球蔓延,航空业已然进入行业寒冬。此前,大韩航空发出警告称,疫情已迫使该集团砍掉80%的国际运力,如果新冠肺炎疫情不能迅速得到遏制,它可能无法生存。3月11日,国泰航空发布公告显示,2019年净利润从此前一年的23.5亿港元降至16.9亿港元。同时公告也指,公司预测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重大亏损”。

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表示:“冠状病毒对航空旅行的迅速影响正在给全球航空公司的信用状况带来下行压力,尤其是此次疫情冲击下的需求复苏时间可能超过以往的冲击。”

危机传导 波音空客订单为零

疫情蔓延下,航空旅行需求不断下降。航司裁员、破产的消息接连传出。航空业已经感受到疫情之痛,上下产业链衔接,行业危机不断传导。从来没有那个事件能比此次疫情把全球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说得如此透彻。想要在这场“大流行”中独善其身不过是幻想。

在1月份订单创15年新高后,空客2月份订单骤降至零。伴随着737MAX停飞和疫情的双重影响,空客的头号竞争对手波音在1月份没有一个订单,自1962年来首次出现。

空客波音等航空制造巨头面临零订单的困境,上游供应链也存在持续性风险。

据中国航空新闻网,日本在世界民机产业链中的地位仅次于美欧,其生产的发动机零件,供应了全球一半以上的波音737和空客A320客机发动机。韩国也是全球航空制造供应链的重要一环,后者一直在从事波音787客机翼身连接零部件的生产。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维修、修理和大修(MRO)中心,占据亚洲飞机MRO市场四分之一的份额。在意大利总装的F-35, 其总装线紧邻疫情严重的伦巴第大区,距米兰仅40千米。

但遗憾的是,目前上述几个国家都未能完全控制住疫情,其中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0000例,数字还在进一步上涨。

全球制造业分工体系为经济全球化提供支撑,但疫情影响下,原本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也为风险传导提供基础。疫情为全球经济发展注入不确定性,这一点在资本市场上表现得很清晰。如何帮助供应链上的大小企业度过疫情,以免造成更大的危机是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

国际航协理事长朱尼亚克建议,各国政府可以通过扩大信贷额度、降低基础设施成本、减轻税收负担等政策帮助行业脱困。“航空运输至关重要,如果政府未能及时施以援手,整个行业将面临因疫情引发的行业金融危机。”朱尼亚克说。

快速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