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股份(600887)股票02月14日行情观点:业绩平稳,走势较弱,短期需持币观望

2020-02-14 12:14:04来源:瞄股网作者:乔峰

今日伊利股份股票行情观点:业绩平稳,走势较弱,短期需持币观望

伊利股份股票2020年02月14日12时13分报价数据:

代码名称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昨收今开最高最低成交量(万股)成交额(万元)
600887伊利股份29.820.150.50629.6729.629.9529.562034.2360565.78

伊利<a href='http://www.miaogu.com/gupiao/7619'>股份</a>股票今日走势图

以下伊利股份股票相关新闻资讯:

原标题:疫情之下 内蒙古企业开启“转产、复工、不停产”节奏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下 内蒙古企业开启“转产、复工、不停产”节奏

中新网呼和浩特2月13日电 题:疫情之下 内蒙古企业开启“转产、复工、不停产”节奏

中新网记者 李爱平

  转产、复工、不停产,正在成为中国北疆内蒙古自治区企业战“疫”的三个关键词。

  疫情之下,内蒙古最先实行转产的城市是有着“煤炭大市”之称的鄂尔多斯。

  在该市,鄂尔多斯控股集团率先转产生产口罩,随后,内蒙古中煤蒙大新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转产生产防护服和医用口罩基础材料。

  内蒙古中煤蒙大新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党群工作部工作人员姬晓琳介绍:“当前医用防护品短缺,我们紧急调整生产计划,公司的聚丙烯装置开始由生产拉丝料转变为纤维料,目前计划生产10000吨。”

  据悉,这些新生产出来的产品,是生产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的基础材料。2月7日下午,该公司已生产出合格产品。

图为正在生产牛奶的伊利集团。 王佳 摄

  疫情之下,内蒙古也与全国各地一样开启复工“节奏”,生产、战“疫”两不误。

  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利民煤焦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高晓明介绍,企业实现复工生产以来,目前在保证人员安全的前提下,每天都有100多辆运输车将煤炭运出,保障了全国部分地区的“燃煤”之急。

  鄂尔多斯市最新消息称,目前该市已开通3条煤炭运输专线、办理2414份煤炭保供车辆通行证,当地62座煤矿已复工复产。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怡12日表示,目前该盟正在有力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

  张怡介绍,当地正在抓紧制定分类分批复工复产方案,在做好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基础上,有序做好企业员工错峰返程返岗。

  与转产、复工企业所不同的是,内蒙古一些企业未曾停产。

  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是国内知名的煤制尿素项目企业,该公司党群工作部主任武国良对记者说:“我们的企业从来没有停过,一直在生产。疫情之下,我们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尿素产品生产,力保鄂尔多斯市及周边省市春耕备耕。”

  据介绍,疫情期间,受原材料、运输等方面影响,国内市场用肥需求急剧增大,日前,该公司在保障春耕备耕的关键时刻,克服人员和原材料短缺等重重困难,组织员工开足马力加班加点抢抓生产。

  中国知名乳企伊利集团在疫情期间除了捐资捐物外,生产一直有序进行。

  当前该集团新工业园液态奶生产车间,18条生产线满产运行,工人们在井然有序地操控着生产设备,一盒盒牛奶经过装箱、码垛后进入仓储库房。在后段的物流运输环节,一辆辆装满牛奶的运输车辆,正在整装待发,准备运向全国各地。

  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表示,要坚持“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确保产品品质、确保生产安全和员工安全,以及确保人民群众健康营养必需品的充足供应。

  来自内蒙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消息显示,当前,内蒙古正全力以赴保障能源正常生产供应,目前煤、电、油气供应趋于正常。

  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副局长张占军介绍,截至2月11日,内蒙古全区累计复工复产煤矿73处;发、供电企业全部正常生产,电力供应充裕;油气生产企业全部正常生产,成品油库存保持正常水平。

  内蒙古经济学家盖志毅表示,当下,内蒙古各地呈现出的转产、复工以及不停产的系列动作,显示了当地对于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希望。(完)

【编辑:周驰】

  原标题:汇源史上最大人事变动,朱新礼父女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汇源迎来了它28年发展史上最大的一次人事变动。

  2月12日晚,汇源果汁(01886)发布公告,创始人朱新礼已辞任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及策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朱圣琴已辞任执行董事;王巍已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公司的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成员。

  朱新礼及朱圣琴将仍为集团若干附属公司的董事;公司执行董事鞠新艳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自2020年2月12日生效。

  相较于此前汇源果汁频频更换总监理、总裁等换帅消息,朱新礼父女辞任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动作,被解读为汇源果汁管理层的一次质变。

  食品行业专家朱丹蓬向界面新闻分析称,这一动作为新的战略投资者铺平道路,也为未来汇源走向健康良性发展提供了一个健康支撑

  而汇源果汁自2018年3月因债务危机停牌至今已近两年,其间未再公布公司相关经营数据。

  界面新闻此前曾报道过,债务危机的起因在2018年3月的停牌公告中被披露,称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大股东朱新礼持有该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借出了42.75亿贷款。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2018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汇源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的相关条件,包括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等。

  2020年1月31日,汇源通过公告形式公布了调查结果,但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报告最早将于2020年5月31日之前完成审计。

公告截图

  调查结果给出了上述贷款的详细细节:2017年8月至2017年12月期间,在没有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下,集团的资金中心透过4家集团内公司(下称“涉事公司”)的9个银行账户分66次转账给4家关连公司(“涉事关连公司”)合共人民币四十二亿八千三百万元的款项。涉事公司包括本公司、鲁中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山东源达饮料有限公司。涉事关连公司包括北京汇源饮料、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北京浚流商贸有限公司、中国汇源果汁控股有限公司。

  参与上述贷款细节和操作的个人在公告中被称为个人甲、个人乙、个人丙、个人丁。

  而公告强调,虽然相关贷款被提供给涉事关连公司,独立法证会计师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集团董事长朱新礼、集团董事及集团其他管理层参与借出相关贷款或在相关期间知悉相关贷款。

  调查最后一条称,独立法证会计师确认相关贷款(本金和所有欠付利息)已于2018年3月29日或之前还清。

  除了上市公司股票长达2年的停牌之外,汇源果汁产品在市场、渠道仍然正常运转,在2020年元旦,仍然以讲述品牌故事方式登上CCTV-1《大国品牌》栏目,这是汇源自1996年以来热衷的宣传方式。“有汇源才叫过年”是汇源果汁沿用至今的广告语。

  但这家公司过往28年的发展历史上,经历过出售给可口可乐的波折,在2009年首次出现业绩亏损。此后,基于高浓度果汁在中国消费者的普及,2016年汇源果汁的销售额达到了60亿元的顶峰,其产品在高浓度果汁、NFC果汁等方面的创新也在持续。

  但近年来,汇源果汁不断陷入管理上的混乱和人事频繁变动的局面。自2013年到2018年,汇源果汁先后迎来4位总裁,他们也未能让汇源重回此前的繁荣。2019年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该公司行政总裁吴晓鹏、非执行董事阎焱请辞,而吴晓鹏是2018年7月才被空降至汇源果汁。

  汇源的衰落也跟品牌老化和营销方式创新不够脱不了关系。

  朱丹蓬认为,汇源从整体来看其实并不差,但营销团队和品牌存在老化问题,加上汇源在中国市场的现状是北方强南方弱,而就对高浓度果汁的认知而言,消费者的现状则是南方强北方弱,这是汇源果汁多年来没有获得高增长的一个根本性原因。

  2019年,有消息称,伊利股份将可能接盘汇源果汁,不过并未有实锤。2019年4月,汇源果汁曾与天地壹号计划成立合资公司,进一步拓展果汁市场。但该计划在2个月之后流产。

  伊利暂时未对上述传闻做出回应。

  据朱丹蓬分析,整个南方市场没有打开,如果传言中的伊利真的进入,借助其整个渠道力和终端掌控力,可能会让汇源在南方市场有很大提升。

  外界也在猜测,离开上市公司董事会后,朱新礼会是否会把更多精力放到产业链上游上。汇源果汁的“老人”(朱新礼旧部)比例很大,而朱新礼本人一直热衷投资其上游供应链的农业、果汁加工产业。

图片来自汇源官网

  汇源集团官网的一则新闻显示,2019年9月,汇源集团与新疆红旗坡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阿克苏签署了关于“新疆特色林果产业项目投资”的合作协议,按照协议汇源将投资阿克苏汇源水果综合产业园项目建设,其中“汇源红30万吨果蔬饮料加工项目”,主要用来建设果浆厂、果汁厂及果汁饮料灌装厂。

原标题:聚焦2020年国内乳业变局 来源:每日财报?刘雨辰

17年来,国内乳业如今呈现百花齐放格局,各个细分市场也涌现了各自的龙头企业

随着疫情的发展,国内消费者更加关注自身健康。乳品作为健康有益的食品获得了更多的青睐。

有资料显示,2003年非典SARS期间,液态乳品在中国15个城市家庭食品购物篮中的比重同比增加了2.5个百分点,充分反映了消费者在特殊时期会增加乳制品的购买来提升自身抵抗力,尽管2003年中国乳制品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17年来,国内乳业稳健发展呈现百花齐放格局,特别是2019年的乳制品行业精彩纷呈。尽管老牌奶企辉山乳业光辉不再,黯然退市,但是刘永红和女儿共同控制的新希望乳业和“更适合中国宝宝”的飞鹤乳业先后登陆A股港股成为资本市场新兵;蒙牛出售了正在努力单飞的君乐宝,但又在澳洲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伴随着各家乳企的努力,各个细分市场也涌现了各自的龙头企业,也期望各家乳企能够在此次疫情期间夯实自身能力,抓住机会,业绩更上一层楼。

《每日财报》按照产品的结构,将乳制品板块大体分为常温板块、低温酸奶、奶粉和奶酪四大类别,接下来我们分别进行讨论各自细分市场的前景以及胜出的企业。

常温板块双寡头:伊利和蒙牛稳坐

常温液态奶行业经常会呈现收入利润此起彼伏的跷跷板效应,要想获得高利润率往往需要牺牲营收规模,而要想扩大营收择需要降价促销,降低利润率。

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伊利和蒙牛稳坐常温液态奶板块的龙头,两大寡头的品牌和渠道优势全面碾压小乳企,使得小乳企也无利可图。从理论上来说双龙头市占达到90%以上也没有问题,但即便这样,两大龙头的利润空间也是有限的。根据经济学原理,随着常温板块逐步进入成熟阶段,需求的自然增速中枢将回落。当企业收入诉求较高、追求增长稳定性的时候,偏向于多投入费用保障增长;当企业利润诉求较高、风险承担力较强的时候,偏向于控制费用释放业绩弹性。

当然,从竞争格局来看,双龙头虽然仍然存在竞争和互相牵制的问题,但也会加速收割市场,而区域型小乳企毛利率只有20%左右,除了为保持产能协同而保留一部分之外,大概率会逐步退出。

按照这个逻辑走下去,在常温奶板块未来几乎会形成蒙牛和伊利垄断的局面,但短期内谁也不会一口气吃掉对方,只能在相互试探中维持动态平衡。稳中求胜是双方大概率会选择的战略,很难会有大的战略改变。

常温板块量、价及销售额增长率

低温酸奶领域:区域乳企胜出

低温酸奶领域的品牌目前属于初期扩张阶段,盈利能力弱,渠道建设待改善。

在《每日财报》看来,主要原因还是由产品本身的属性决定的,比如常温奶保质期个月,低温则小于一个月,因此低温货损处理成本相对更大、操作更为复杂,运输保存条件也大不相同。低温依赖冷链介质,造成同等情况下就需要更高的渠道费用。同时,常温领域的压货销售的模式在低温领域并不一定适用,周转周期受制于保质期,大面积压货很可能造成过期而作废的情况。

另一方面,在消费场景上也有较大的区别,常温有一部分用于礼品,具有赠送的属性,而低温基本都用于日常消费。但这些并不是阻挡龙头提升市占率的绝对理由,低温酸奶还是有希望复制常温酸奶的路径。现阶段龙头发展的阻碍在于他们本身现阶段市场并不成熟和稳定,风险相对较大,没有办法让企业将资源大量倾斜在低温产品板块。

产品属性决定了行业现状,目前全国低温酸奶品牌盈利低于区域企业。全国龙头品牌企业期待靠高品牌溢价实现高于区域企业的卖价,以此支撑高费用投入和高盈利能力。但当前情况下,低温体量不高,品牌投入的规模效应低,同时相比常温来说,品牌资源不足,因此无法通过消费者普及实现高于区域企业的定价。其次,渠道建设不完善,全国龙头企业渠道精细化可能弱于区域企业。因为区域企业精耕一个地区,定位准确简单,在一定时间、一定程度上排他,下沉程度更好,渠道协同性更好,渠道基础的建设更加完备。

低温板块净利率

伊利在这一板块做的不好的主要是经销商的原因,伊利大经销商辐射,渠道不够精细,而君乐宝是小经销商,工作做得很细致,有利于提升盈利能力和减少临期损失。

奶粉行业:以飞鹤为代表内资品牌崛起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从总量的角度来说,奶粉行业规模增长放缓,终端销售规模在2450亿元左右,进入成长后期,通常奶粉价格提升、销量下降。

一个原因是人口增长不确定性增强,人均奶粉消费量提升空间有限。

其二,从绝对价格上来看,国内奶粉平均零售价格已经远高于美日英,略高于香港。从相对价格来说,我国奶粉价格相对于人均可支配收入处于高位,但短期内高端化仍在进行,未来还是一个消费升级的逻辑,主要原因在于对于儿童消费的高投入不会降温。

第三,奶粉注册制提高行业入门槛,加速市场集中。我们看到,奶粉市场内资份额提升、投入加大,外资份额下降、投入收窄,内外资份额转换趋势确立。政策支持下,以飞鹤为代表的内资龙头加大产品研发、营销宣传和渠道下沉,以超高速增长强势崛起。

根据《每日财报》的分析,从国内行业的竞争格局来看,我国奶粉市场集中度远低于海外市场。2018年美国、英国、日本的奶粉市场CR3(前三名)分别为90.8%、94.2%、76.9%,中国仅为30%。海外市场集中度高,主要是因为当地政策监管力度大,如美国FDA对奶粉管控非常严格,只有少数几家大企业能够达到其标准,未来伴随国内监管力度的加大,奶粉行业集中度上行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根据市场向国内品牌倾斜,行业向龙头倾斜的双逻辑推算,国内奶粉品牌的龙头公司有望释放业绩红利,重点关注飞鹤和贝因美后续的发展。

奶酪市场:国产替代正在进行

奶酪市场可按含水量、脂肪含量、制作工艺等多种指标进行划分,按照生产工艺可划分为原制奶酪和再制奶酪。原制奶酪差异化明显,在香味、表皮外观、质地、口感等方面均有不同。再制奶酪则在原制奶酪中加入乳化盐,添加或不添加其他风味料加工制成,当前国内以再制奶酪为主,而零售端大多为再制奶酪产品。

《每日财报》注意到,受益需求氛围提升,奶酪市场有望快速布局。以奶酪为代表的固体乳制品有较大空间,此前消费者普及程度不高,这两年在小厂的加速投入下,消费氛围逐渐起来,未来行业有望加速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奶酪进口量为10.83万吨,进口额达35亿元,而国内产量约只有3万吨,需求的增长依赖于进口满足。当前国内有奶酪生产许可证的厂商约45家,其中有实际产量的只有不到20家,且大多数为进口原制或再制奶酪进行再加工,也有代理外资品牌如蒙牛代理爱氏晨曦。

行业龙头基本是外资品牌,主要有百吉福、安佳、乐芝牛等,内资品牌市占率较低,主要有三元、妙可蓝多、蒙牛、伊利等,国产替代的逻辑在未来几年大概率会被证实。从产业链的模式来看,壁垒较低,主要在于品牌和渠道的优势,因此虽然现在龙头还没有太强竞争力,但只要市场打开,蒙牛和伊利这样的龙头很容易实现快速布局。

快速索引: